小偷测试 > 都市小说 > 俗人回档 > 第868章 小尾巴和大金龟

  5月3日,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早起的鸟儿落在别墅外的花园里,叽叽喳喳地寻找着食物。

  客卧里的两人几乎同时醒来,边学道精神很好,樊青雨则有点儿黑眼圈。

  看着一脸不自然的樊青雨,边学道坐起来,靠在床头上,打破尴尬:“今天星期六,不用上班吧?”

  樊青雨也坐起身,拉着被子遮住胸前说:“干我们这行,随机性很强,手里有单子的时候没日没夜地忙,手里没单子的时候一歇可以歇几个星期。”

  边学道听了,“哦”了一声,没再说话,他的注意力被床对面墙上的一幅牡丹图吸引住了,昨晚走马观花,没仔细看这幅画,现在看,画风雍容写意,很是不错。

  边学道看画的时候,樊青雨侧头望着窗外的天空,天边有一朵白云,慢悠悠地飘着,无拘无束。

  就这么各看各的静了一分多钟,樊青雨忽然掀被下床,赤条条地站在地毯上,弯腰捡昨晚随手丢开的衣物,接着,她站在床边,背对着边学道穿衣服。

  白衬衣已经干了,沾了水而且没用衣挂晾,有点皱皱巴巴的。

  都穿完,樊青雨回身看着床上的边学道问:“用不用我买早点给你送过来?”

  边学道微笑一下摇头说:“不用了,一会儿有人来给我送。”

  樊青雨轻轻点头,扫了一眼边学道露在外面的胸膛:“那我走了。”

  下楼声,关门声,隐约听见车辆打火的声音,过了几分钟,边学道穿上裤子,开始换一个视角在房子里游走。

  边走边记……

  冰箱里是空的,别说吃的,连瓶矿泉水都没有,让李兵买了,安排人送过来。

  主卫里是空的,洗漱用品一样都没有,今天早上只能清水洗脸了,还他娘的没有毛巾。

  衣帽间是空的,好歹得买几套正装、衬衫和领带备用着。

  呃……还需要买睡衣。

  对了,难怪总是觉得房子里缺点什么,缺植物啊!

  不知道边学道什么时候入住,所以李裕和樊青雨都没考虑摆植物,没有保姆和管家打理房子,摆了植物也得枯死。

  把上下四层又走了一遍,肚子“咕噜”一声,找到卫生间刚想坐下,四下看一圈,现没有卫生纸。

  这尼玛……

  想到楼下车里有纸抽,边学道穿上衣服,拿着车钥匙,心急火燎地下楼。

  也是他太着急了,只顾着在车里找纸抽,全然没注意到小区路口拐角处停着一辆红色法拉利f43o。

  ………………

  半个小时后,边学道走出别墅,准备去公司。

  今天是星期六,还是“五一”小长假最后一天,公司里没什么人,可他一时没什么好去处,反正是不想留在啥啥没有的家里了。

  边学道才走进办公室,假期期间在公司轮值坐班的6恒敲门进来问:“边总,有事?”

  边学道摆摆手:“没事,我过来看几个文件。”

  6恒转身就要出去,边学道招呼住他:“忙吗?不忙的话陪我聊两句。”

  6恒不能说自己很忙,也不能说自己不忙,他点点头,在会客区的沙上坐了下来。

  边学道走过来坐下,缓缓开口:“智为视频这边有什么困难吗?”

  6恒正襟危坐,字斟句酌地说:“有几个困难。”

  边学道靠在沙上说:“说说。”

  6恒说:“第一个是奥运会网络转播权,困难在于咱家的视频网站刚成立没多久,上头对咱家的实力、用户量和转播效果持怀疑态度,这给洽谈带来很大阻碍。”

  边学道沉吟几秒说:“这个事儿你想复杂了。官方网络转播商名头听上去响亮,但其实意义不大,毕竟这玩意谁也不能做到独家,而且2oo8年奥运会互联网内容服务赞助商是sh,这是2oo5年就定来朱的事儿。再说一些重点比赛,一些夺金赛事,电视台肯定会重点循环播放,必然削弱网络点播的流量。所以,只要跟奥组委相关部门谈妥,不追究咱们转播就行,至于这个转播权要多少钱购买,按照sh出价的三分之一左右来谈,都这个节骨眼了,那边肯定也卖一分钱是一分钱。”

  6恒低头想了几秒,似乎在默记边学道说的话,然后抬头说:“第二个困难是‘美好2oo8’微电影大赛,目前推出近一个月,但应征的导演阵容有点……”停顿几秒,6恒一咬牙,说:“导演阵容有点弱,几乎没有知名的,目前公关部门正在全力拉两个新锐导演参加,还有,我们弄这个微电影的必要性……”

  边学道起身去接了两杯热水,放一杯在6恒面前的茶几上,端着水杯翘着二郎腿说:“你要明白一点,咱们办的是微电影大赛,换一个名词这叫网络电影,它本身是用来选拔、挖掘、现有潜力新锐导演的,而不同于投资大荧幕,不需要名导和明星的名气收获一定票房力求不亏本,这两件事,出点和目的都是不一样的。”

  “眼下内地年票房收入近1oo亿元人民币,但有近4/5的电影无缘在院线上映,现在什么档期都十分拥挤,市场空间越来越小,很多电影拍了之后根本没有机会与观众见面,因此,必然需要新的通道,而网络恰恰可以为电影提供平台。此外,网络电影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弥补大银幕的不足,有利于挖掘新人,新导演、新演员能够得到锻炼,促进新旧血液循环,促进电影行业的可持续展,避免出现几部贺岁大片同时消费一两张熟面孔的不正常现象。想想吧,社会上有多少人想吃或者准备吃电影饭,有这些满怀期待的人,我们这个项目会没搞头吗?”

  喝了一口水,边学道接着说:“你只需要明确一点,做网络电影,我们只要好内容。网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有了好内容,用户会有的,粉丝会有的,实力导演甚至知名导演都会有的,到那时,品牌会加快网络电影的商业化进程,继而探索盈利模式。”

  6恒苦笑一下说:“这个是不是让更专业的人来做更好一点?”

  边学道笑着说:“你不要总拿自己当程序员,既然坐到这个位置,就要向复合型人才努力。”

  6恒说:“我怕我把握不好……”

  边学道说:“人才要招,不过眼下我可以给你三个方向。”

  6恒听了,立刻满脸期待地看着边学道。说起来,他也是够为难的,自从接手智为视频这一块,因为和边学道交流的次数有限,有些东西一直挺模糊,加上他又是程序员出身,在陌生领域的自信心没那么强,所以老早就想找机会好好跟边学道沟通一下。

  放下手里的水杯,边学道伸出三根手指,落下一根,说:“一个是草根化、接地气,既然是网络上来网络上去就别端着架子玩高大全伟光正,落脚点应该是普通人的平凡生活。”

  又落下一根手指,说:“另一个是幽默和公益,这两个听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但它们是保证作品生命力的关键。”

  落下最后一根手指,边学道继续说:“再一个嘛,延续性和小情怀,假如我们要做一个‘城市映像’系列的微电影,我们就可以将题材聚焦在燕京、沪市、蜀都、青岛、羊城、长安、丽江、台北八座城市,每座城市选取一个独特的主题切入,讲述出不同城市之间的故事,力求探寻城市与人的微妙关系。再比如,我们做一个美食节目,假设叫《舌尖上的中国》,我们可以……”

  边学道滔滔不绝地对6恒灌输想法,一不小心连《舌尖上的中国》都溜出来了:“你看,这样一来,延续性有了,情怀也能渗透进去。”

  6恒听得目瞪口呆。

  跟边学道接触有限的他,被边学道这种信手拈来即是“金点子”的风格震住了。

  6恒到底是见过世面的,“眩晕”几秒后立刻恢复过来,他搓着手说:“拍优质视频内容必须要有钱,可问题是有钱也可能办不好这事儿。”

  边学道换了一条腿继续跷着二郎腿说:“不人云亦云,有自主视角,很好!”

  这句话是相识以来边学道对6恒最直接的夸奖。

  显然,6恒能在老板描绘一堆美丽愿景后冷静想到并且直言“办不好”的可能性,这是一种能力,也是勇气的体现。

  边学道说:“你这个视角是对的,增长不等于展,富有不等于幸福,就像有些人以为只要经济第一了就什么都解决了,有些人以为多赚几个钱就能提高品位,都是很可笑的想法。任何一个成功的企业都不是策划出来的,不是用资金堆出来的,而是踏踏实实地靠产品、理念、服务和体系做出来的,这一点,我们共勉吧。”

  ………………

  边学道在公司里跟下属沟通谈心的时候,樊青雨刚刚拿着早餐回到家。

  从边学道家出来,心事重重的樊青雨开着车在燕京城里兜圈子,满脑子都是昨晚的事。

  为什么他选在装修结束后拉自己上床?难道是早就设计好了,让自己给他装修,找机会一夜之后say-goodbye?

  不对,不对,自己没有那么大魅力让亿万富豪处心积虑一亲芳泽。

  他会不会已经删掉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从此就是陌路人?

  现在自己身体里还有他的东西,如果拿着证据去报案,会不会能拿到一大笔补偿金?

  他会不会嫌弃自己不是处女?可是老娘也不会掐算,怎么知道32岁时会跟一个亿万富豪上床?

  一路上,樊青雨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

  回到家后,先吃了几口东西,彻彻底底洗了个澡,然后关掉手机上床补觉。

  睡到一半,梦里忽见边学道打电话找她,樊青雨一下就醒了,跳到地上找到手机迅开机,然而,没有任何提示来过电话的短信。

  放下手机,樊青雨睡意全无,她坐在梳妆镜前,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儿,抬手解开睡衣扣子,分开衣襟,双手在胸前又托又挤,想看看怎么能让事业线更深刻一点。

  别的不论,昨夜一过,樊青雨的自信心一下提上来了:昨晚那可是边学道啊,肯定不是阿猫阿狗随便什么女人都能上他的床的,这么想来,自己也还是不错的。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皮肤,尽管依旧白皙紧致,但年龄是明摆着的。

  回想昨夜种种,女人的直觉告诉樊青雨——边学道需要女人,而燕京没有跟他亲密的女人,所以自己钻了空子。

  觉得神奇侥幸之余,樊青雨心里一下涌起深深的危机感:如果……如果还有机会跟他……他会不会嫌自己老?

  想至此,樊青雨起身去抽屉里找银行卡,然后快换了一身衣服,她要去市里一家很有名的美容会所办卡,她要做全身护理,她要尽可能地留住青春。

  因为她用青春的小尾巴,钓到了一个级大“金龟”。

  :"..",。,谢谢!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