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玄幻小说 > 不误佳期 > 228.028章 已

  高秀梅跟一个女人并排坐在沙发上,听见开门声,扭头看到高寒,便停止交谈,不过脸上的笑还没有来得及收敛……

  “你……”高寒指着坐在家里客厅上的女人!

  陶蕊!

  “你怎么在家?”高寒的脸色一下子黑了,这个女人可是姐姐苏亦燃的死对头,他自觉就把自己划到了姐姐的阵营。

  陶蕊坐在那一动不动,脸上挂着让人觉得可悲但是她非常得意的笑:“我来看姨妈和你啊!表弟。鞅”

  姨妈,和表弟两个词,像是两个大大的锤子,重重的捶在了高寒的心上。

  高寒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扭头盯着高秀梅,确认似地叫了一句:“妈?”

  高秀梅站起身走过来说:“高寒,她的确是你表姐,她的妈妈是我的亲姐姐,你的亲姨妈。旎”

  他活了二十年了,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自己有这么一门亲戚呢?

  高寒没有办法用言语形容此时的心情,一直自认为是仇人的人居然说是自己的亲戚,而且她还跟自己的妈妈如此的亲密。

  看她们相谈甚欢的样子,应该不是第一次联络吧?

  那么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两个人究竟见过多少次面,每次见面都交谈些什么呢?有没有谈及伤害苏亦燃的事情?

  高寒又后退一步,高秀梅连忙拉住高寒的手说:“高寒,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

  “妈!我好得很!”他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瞪向陶蕊:“但是你!你为什么会跟这个人是亲戚?”

  “什么我为什么跟她是亲戚,她也是你的亲戚!”高秀梅严厉起来:“这是你的亲表姐,一直为了咱们母子两个操心,做人不能这么恩将仇报!”

  “那你跟她联络对得起我姐吗?别忘了养着你我的一直是我姐!”高寒有些激动,脚步再往后,差一步就退出去了。

  高秀梅看门外有人路过,连忙拉高寒,但是高寒却努力的想要挣脱她的手,她一急,松开高寒捂着胸口就蹲下去了。

  “妈!妈,你怎么样了?”高寒赶紧过来扶她,高秀梅就死死的抱住高寒:“儿子,妈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就你这么一个命根子,你可不能离开妈妈!”说着似乎上不来气一样,又带着哭腔。

  高寒是学医的,怎么能看不出母亲是装的?但是关心则乱,刚刚一时情急才过来扶住母亲,现在想起母亲独自带大自己的艰辛,高寒心里一阵疼。

  高秀梅抱着他趁机说:“你扶我……扶我去做一下,快给我找药。”

  高寒连忙扶着母亲说:“行!咱们先进屋。”

  关了门,扶着母亲坐在沙发上,高寒说:“妈,你先坐着我去给你拿药。”说着直起身子看到站在一边的陶蕊,他闷头进了房间。

  陶蕊问:“姨妈,你不要紧吧?”

  高秀梅摇摇头,指了指房间说:“小蕊,你别在意,高寒他就是这么一个牛脾气,你别怪他。”

  陶蕊说:“怎么会?我父母去世的早,就剩下您和高寒两个亲人了,他始终是我弟弟,我怎么可能怪他?”

  高寒拿了药出来,顺便给高秀梅倒了一杯水说:“妈,吃药。”

  高秀梅看看高寒说:“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三个是最亲的,我儿子一只是最爱我的人!”说着没有接药,而是哀求的说:“儿子,陪妈坐坐好吗?”

  高寒无奈,只能端着水拿着药,爱着高秀梅坐下,然后为她吃药。

  吃完药之后高秀梅说:“高寒,她真的是你表姐,你小时候妈妈生病,咱们没有钱的时候,你表姐还偷偷拿她的零花钱给我们补贴家用呢!”

  高寒低头没有吭声。

  高秀梅说:“我没有做对不起王盼盼母女的事情,这么多年了,她看不起我,羞辱我……”

  高寒抬起头,想要开口却被高秀梅打断:“是!这两年你爸爸去世之后她们母女养着咱们,说是为了替你爸爸照顾我们,其实根本就像是养两只丧家犬一样,时时刻刻带咱们在身边,然后时时刻刻的羞辱我,时时刻刻提醒我我们母子寄人篱下一辈子都要看她们母女的脸色!”

  “妈!妈跟姐没有这么想过!”高寒脱口而出,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一直教育他,王盼盼抢走了他的爸爸,王盼盼是坏女人,苏亦燃也是坏女孩,抢走了爸爸的爱。她们母女能光明正大的站在父亲的身边,她们母女抢走了属于她们母子的位置。

  而他也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始终这么认为。

  但是后来他长大了渐渐的明白过来,事实根本就不是母亲说的那样的。

  自己的母亲是个小三,自己是小三生的私生子,这件事让他痛苦一阵子。是王盼盼的大度让他从痛苦中走出来的。

  做人要有起码的道德观!

  “呵呵!你不觉得你这句话根本就是个病句吗?”高秀梅苦笑着看着高寒:“如果是平等的,凭什么你叫王盼盼也叫妈?为什么苏亦燃叫我的时候就是阿姨!她叫佣人的时候叫的就是阿姨!她这是故意在羞辱我!”

  高寒有些哭笑不得,但是面对的是自己的母亲,他突然觉得无奈,不知道说什么好。扭头看到一只带着微笑的陶蕊,高寒没来由的烦躁:“请你离开我家!”

  陶蕊没有说话,高秀梅不轻不重的给了高寒一巴掌:“你怎么说话呢?你表姐是咱们的亲人,恩人!你不许这么跟她说话!”

  高寒挨了打,其实并不疼,但是心中却堵得慌。

  一个人认定了一个道理之后,你很难一时半会儿就让她改观,何况他知道母亲心中的这个认知已经不是一年半载形成的了!

  “妈!”高寒还想说什么,再一次被高秀梅打断:“别以为那个苏亦燃是什么好人!她的心眼多着呢!跟着许惟泽合谋让人抓了你折磨你,还骗我说,你去意大利找你老师了!我呸!”

  “妈?”高秀梅愤恨的样子让高寒心中一惊,惊诧的看着母亲:“你怎么知道的?”

  高秀梅一下子热泪盈眶:“我是你妈,难道我不能知道吗?你两个星期没有给我打电话我打你电话也打不通我就觉得蹊跷,问苏亦燃,她还跟我说谎,你什么时候跟你老师去学习没跟我说?还说去什么诺贝尔?去诺贝尔那么大的好事你能不跟我说?”

  高秀梅说着眼泪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双手捧着高寒的脸说:“你都不知道,你回来的时候脸瘦了一圈,还那么苍白妈有多心疼!苏亦燃那个恶毒的女人,为了得到许家的财产无所不用其极,居然利用你!”

  “妈,你都在说什么?”高寒看着高秀梅。

  高秀梅满是凄苦:“她恨两年前跟许惟泽在一起什么都没有得到,而现在许惟泽把许家的财产都给你了你表姐,所以就想了一个歹毒的诡计,先利用你把黄佳丽妈妈的钱骗到手,然后开始对付你表姐。你知不知道,你受的那些苦,都是你一心一意想着的好姐姐的毒计啊儿子!”

  高寒又如遭雷劈的感觉,他看了陶蕊一眼,又慢慢的低下头闭上眼:“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高秀梅的眼泪像是洪水一样泛滥起来。

  高寒沉默沉默,沉默了很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问:“妈,今天早上扎在小五腿上的那根针是不是你放的?”

  高秀梅僵住,连哭都忘了,说话也结巴起来:“我……不是……”

  o(╯□╰)o

  在虹姐家整理好情绪之后,小五经过用药,吃东西和哄哄逗逗之后终于不再哭了,小孩子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只要不痛,哄哄都会笑的,所以很快被逗笑了。孩子好了,大人的情绪才稍稍的好点。

  苏亦燃看看时间说:“快12点了高寒怎么还没来呢?”

  “打个电话问问吧!”虹姐提醒。

  苏亦燃打给高寒,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接,苏亦燃问:“高寒,你们怎么还没到虹姐家来呢?是不是看时间不够直接去墓园了?”

  高寒的声音有些沙哑说:“额哦!是啊,时间不够就不去虹姐家了!我刚想打电话给你呢……”

  “好好!那我们也直接去墓园,咱们在那里汇合吧!”

  挂了电话苏亦燃冲虹姐笑了一下说:“我们先去给我爸祭祀……”

  虹姐问:“高寒母子,你们娘儿仨,许惟泽呢?”

  苏亦燃有些黯然的低下头说:“昨天我妈……不知道怎么的跟许惟泽提出条件让许惟泽入赘我们许家,不然就不让我们在一起……”

  “如果他答应今天就去墓园,如果不去……我们就……”

  苏亦燃说着就说不下去了。

  其实相爱很简单,爱而不得,爱而不能在一起,都是人为设置的障碍。

  苏亦燃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的父母最开明,但是万万没想到这道看似难以逾越的障碍是自己母亲亲自设下的。

  “他如果不去,你怎么办?”虹姐看苏亦燃这么的黯然伤神,还是忍不住问。

  苏亦燃抬起头微微一笑:“还能怎么样?这个问题的选择题不是我出的,我身不由己,最后作出选择的也不是我能左右的啊……”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