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玄幻小说 > 人皇纪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相互试探!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来,王爷,请!”

  一个声音从对面传来,白衣儒生不知什么时候端起了身前的酒杯,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呵呵,李兄客气了,请!”

  王冲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也回过神来,端起面前的酒杯,和对面的白衣儒生碰去。

  “嗡!”

  随着两人酒杯靠近,整个酒楼内的气氛陡然一变,酒楼内的一名名儒生本来都是正襟危坐,望着空白区域内那名剑舞的年轻人。但这个时候,就好像受到某种吸引一样,纷纷望过来。

  “锵!”

  只听一声脆响,下一刻两人的酒杯,立即在半空中碰到一起。那清脆的声响,在这安静的气氛中顿时有如雷鸣一般,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王冲目光一闪,一股磅礴的力量立即顺着手臂,传入酒杯,向着对面震荡而去。

  砰,下一刻,一股诡异的感觉从对面传来,酒杯撞击,王冲分明感觉自己好像撞上了一座无形的山峦,对面的白衣儒生高举着酒杯,嘴角含着微笑,居然纹丝不动。

  甚至连杯中的酒液都没有震荡一下。

  “有意思!”

  王冲微微一笑,立即加大了力量。一股更加磅礴的力量有如江河一般,无穷无尽,向着对面的白衣儒生冲击而去。而几乎是同时,一股庞大的力量同样从对面的白衣儒生体内迸发而出。

  两人四目相投,两股强大的力量透过酒杯,在半空中急剧的撞击在一起。然而不管是王冲还是对面的白衣儒生,手中的酒杯都是纹丝不动,所有的震荡和冲击全部被两人隔绝在外,甚至连酒杯中的酒液都没有震动一下,平静得有如湖面般。

  力量继续增加,短短时间内,周围的地面立即筛糠般颤动起来,这股颤动最开始的时候还微不可察,但眨眼之间立即变得剧烈起来。很快,周围的桌椅、酒菜,都跟着颠簸震动。震动不断加大,到了最后,甚至连整个酒楼都跟着颤抖起来,宛如地震一般。

  啊!

  周围阵阵惊呼,酒楼里所有的儒生儒士被王冲和白衣儒生身上爆发出来的力量惊得站立不稳,纷纷站了起来。

  哗啦啦,一大片的杯碟,经受不住这股力量,从桌上滑下,摔得粉碎。

  “嗡!”

  几乎是同时,王冲和对面的白衣儒生同时收了力道,收回了酒杯,那两股庞大的足以崩山裂地的力量也同时消失不见。两人的力量都太强大了,再继续试探下去,恐怕整个酒楼都会被一撕为二。

  “王爷好功力!”

  白衣儒生首先收回酒杯,仰起头,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白衣儒生一脸的云淡风轻,甚至连呼吸都未见丝毫的紊乱,显然刚刚那一波交手,根本未尽全力。

  “李兄好修为!”

  而几乎是同时,王冲也一饮而尽,将酒杯放在了桌上。

  这一波试探,两个人居然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想不到儒家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

  王冲表面平静,心中却是此起彼伏。现在的王冲虽然外貌上只有十八岁,但是放眼天下一身功力,却是世间罕有,单单帝国大将级别,已经很少有人能够和他比,就连战争总督屈底波这样强大的存在都死在了他的手中,更不用说是其他人。

  王冲从没有想过,在同级别的对手之中居然还有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刚刚那一拨交手,虽然仅仅只是小范围的试探,但是王冲的感觉对面的白衣儒生,修为根本不在自己之下,而且他的精神力也非常的诡秘。

  王冲是精神力方面的大宗师,连麦西尔都死在了他的手中,而对面的白衣儒生,根本不在自己之下,而且居然还可以改变自己精神力的气息,这简直闻所未闻。

  酒楼内气氛一片死寂,气氛剑拔弩张,周围一双双目光望着王冲和白衣儒生,唯恐两人再次打起来。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清越的剑吟突然从耳边传来,二楼的中央,那名带着白色面具,穿着黑色长袍一直剑舞的男子,突然收剑,从空白地带退了下来。

  “都下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白衣儒生突然开口,拂了拂衣袖道。

  “是!”

  刹那间,随着一声令下,酒楼内,半数的儒生儒士纷纷退去,只留下小部分儒生散落在酒楼的各个地方,和白衣儒生的身后。

  随着这个简单的命令,酒楼内的气氛顿时缓和了许多。

  噼里啪啦!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烟花炮竹的声音从酒楼内传来。伴随着阵阵大人和孩童的欢声笑语,在寂静的酒楼内,这声音显得格外的洪亮。

  “呵呵!”

  王冲的对面白衣儒生再次开口,他提起桌上的银制酒壶,先给王冲斟上一杯,又给自己满上:

  “王爷博学多才,爷爷又是当今名满天下的九公,那王爷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

  王冲没有回答,而是定定的看着对方。知道对方既然问出这句,就必然是有话要说。

  “西学东传,现在世人皆知四月八佛诞日,又有多少人知道今天是春秋百圣入灭之时。”

  这番话大出王冲的预料,顿时不由眉头深深一挑,等待着白衣儒生接下来的话。

  “春秋时代,诸国相争,彼此相伐,百姓每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是一个真正弱肉强食,生灵涂炭的修罗时代。之后诸子百圣宣扬自己的思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改变了人心,将仁义的观念深入到人心之中,把那个禽兽相食的时代,变成了‘人’的时代,实现了天下大同。”

  白衣儒生庄重道。

  王冲没有说话,仔细的听着,只是听到“天下大同”几个字时,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春秋战国,虽然诸国相伐,但却有着百圣照耀,每一个圣人都如同黑暗中的火光,照耀着那个时代,指点天下百姓正确的方向。然而如今,百圣入灭,神洲大地,包括周边世界,百姓陷入黑暗,迷失了方向,又变成禽兽相食。失去了百圣,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所以每年的今日,在诸圣入灭的那一天,我们都会聚集在一起,遥祭诸圣,以示怀念!”

  白衣儒生的声音高亢道。

  王冲心中微震,突然一片恍然,终于明白为什么踏入酒楼的时候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也明白,为什么会有奇怪的剑舞,以及所有人为什么都系着黑色的发带。这是他们在祭奠诸圣。

  “异域王,你是我们见过的最富才华,也最有天赋的人,短短时间内就平定了蒙舍诏和大食,甚至在朝野中有人称呼你为,新一代战神。人活百世,终有一死,而有些东西,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是远远超出一个人的生命。我希望你能够加入到我们,助我一臂之力,你我联手,一起实现诸圣没有实现的愿望,让这个世界真正的实现天下大同。”

  “不只是唐人,也不止是中土神州,而是所有的文明和世界,包括,突厥人、高句丽人、奚人、乌斯藏人、契丹人等所有夷狄,以及西方世界的大食。人之所以有争端,有杀戮,有永无止境的战乱,就是因为语言和思想的不同,但是如果天下归一,将仁义的思想和理念深入到周边所有的夷狄,包括大食,同时统一语言,那么所有的争端和杀戮将不复存在,永远消失在这片土地上!这才是消弭战争永恒的办法!“

  “这是真正的天下大同!”

  白衣儒生说这番话的时候,声音郑重无比,不像是一时激情的产物,更像是千百次深思熟虑的结果。

  王冲一直认真的听着,中间连一句打断都没有,对于这些人,对于这些主宰着整个大唐,操控着老太师、齐王、李林甫、大皇子等最顶尖存在的神秘势力,王冲对他们的了解实在太少了。不!是整个世界对他们几乎都一无所知。

  王冲深深明白,这恐怕是自己了解他们最好的机会。

  “天下大同?”

  听到白衣儒生最后一句话,王冲神色一沉,陡的皱起了眉头。如果白衣儒生不说出这四个字,王冲还会敬佩他几分,但是天下大同?古往今来,多少仁人志士,又有谁曾真正实现过?就算是在另外一个世界,千百年的积累,也只是一个空想而知。

  壮志敌不过私欲,理想总输给人心!

  当古往今来,每当有人提起这四个字的时候,往往都伴随着巨大的流血和牺牲。“天下大同”这几个字,更多的时候,变成一些疯子、妄想家和野心家实现自己私欲时的工具,为了个人的偏执,而把天下人拉入其中,为自己陪葬。

  王冲并不反对“天下大同”,但天下大同,需要永久的恒心,需要千百代人,持续不断的改变。而不是那种急于求成者,按照自己的希望,在匆匆数十年,百年,或者一代之内就能够完成的目标。他们不可能成功,这种人为这个世界带来的只是灾难和毁灭而已。

  ——打着大义的旗号,却干得是和魔王一样的事情。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