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其他小说 > 不能说的秘密 > 第19章 逍遥法外

  浓浓夜色之中,只见古如墨看着自己的手,一会笑一会哭,那样子可怕级了,我蹲在扶手低下,连向下看的勇气都没有。

  “滴滴滴……”机器的声音,不停的回荡在耳边,我不由皱起眉头,想要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只能在无尽的黑暗中徘徊,迷迷糊糊的醒了,然后昏昏沉沉的睡下。

  我以为我会永远这样,这样陷入沉睡,就如同一个安静的泥娃,等待着彻底干透,爆裂开的释然。

  只是当我的手,被人握住,听见那记忆中的声音时,我所有强装出来的淡然,一瞬间被瓦解。

  我拼了命的想要清醒,想要依偎在他怀中,告诉他,我的不舍。

  “夕夕,快点醒过来吧,爷爷明天就要做手术了,你知道的他最宠你了,还有我也好想你。”

  少年的低语,彻底的令我奔溃,我在黑暗中,哭得稀里哗啦,心中的纠结,无人能懂。

  “夕夕,你哭了?你会哭了?医生!医生!”当那双手在触摸到我脸上泪的时候,我最终明了,不管我是否肮脏,是否卑微的如尘埃,我依旧不舍得放下他,我竟贪心的想要永远缠着他。

  我昏迷了整整两个星期,而他就这样陪了我两个星期。

  而在我昏迷的这两个星期,学校领导来了一次大换血,古蜜和宋莹也被开除,从古如墨嘴里知道这些后,我不由轻轻一笑,心中的那口恶气,终是咽了下去。

  只是从那个时候,我发现古如墨变了,虽然嘴上说不出哪里变了,但总感觉变了。

  那天中午,他才来没有几分钟,就被叫走了,我换上衣服,拍了拍脸蛋,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姥爷,和慈眉善目的姥姥,眼泪险些流出,狠狠朝着脸上拍了几下,直到脸变红后,才笑着进了病房,甜甜的叫了一声姥爷,乖巧的坐在他身边,陪他聊着天。

  姥爷看到我时,眼中透露着浓浓喜意,紧紧的攥着我的手,将我仔细打量了一番后,心疼的说道:“怎么都不好好吃饭,看看现在瘦的。”

  姥姥看到我们两个其乐融融的样子,笑着站起身,拿着一旁的水果走了出去。

  正在我和姥爷,聊得正开心时,门被突然打开了,我笑着转头,看着舅妈,与舅舅时,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我没有注意到姥爷眼中,一闪而过的愧疚之色。

  倒是舅舅,看到我时,一脸热情的走了过来:“夕夕,怎么有时间来看姥爷,不亏姥爷平时白疼你。”

  碍于姥爷的面,我强忍着心中浓烈的恶心与恨,僵硬的笑了笑。

  “哐啷”一声巨响,我与舅舅一回头,就看着姥姥,一脸泪水的看着病床上的人,神情凄凉,声音哀婉:“老头子。”

  姥爷?

  我猛然回头,才发现姥爷不知什么时候,氧气罐被拔了,此时已经快要缺氧窒息,我连忙将罐子重新带好,按了床上的急救键。

  不一会姥爷就被送进了急救室,此时急救室的门外,只有我和舅舅,我目不转睛的盯着急救室的门口,丝毫不去理睬舅舅暗中的打量。

  直到他缓缓走到我身边,拿着手机,一脸猥琐笑意的说道:“夕夕,看看这是什么?”

  听到他的话,我都忍不住想吐,要不是因为姥爷,我就是死,也不会和他在同一个屋子里呆,哪里还愿意搭理他,将他的手机,直接视为无物,蔑视的撇了他一眼,然后扭过头,不再搭理他。

  他见此也不恼,只是嘴角的笑意,带着几分威胁的说道:“也不知道,这些照片,要是被我爸看见,会不会连抢救都不用抢救,直接气死过去!”

  什么照片?心中不好的预感,更浓了几分,我惊恐的抬头,正好对上手机,看着那些险些杀死我的照片,瞬间脑子都快要爆炸了。

  “你怎么会有这些!”我顺势要去抢他的手机,却没有得逞,舅舅满意的看着我的表情,然后目光色迷迷的盯着我的胸口,丑陋的嘴脸彻底暴露。

  “想知道,自然要付出些代价。”他边说边用眼神暗示着我,那一刻我真的好想,将他整个人直接撕碎!

  但是看着他手机,我只能咬着牙,忍了下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舅舅一听这话,直接笑了,指着顶楼的天台,手无耻的捏了一下我的屁股,笑着说道:“想知道,上去不就知道了。”

  他说完,将手机在我脸上摇了摇,得意的转身朝着天台走去。

  我站在空荡荡的急救室,指甲活生生将手戳破,一滴一滴滴在洁白的地板上,生命之花,瞬间绽放,又在下一刻枯萎。

  我艰难的迈出脚步,眼中透露着深深的无奈,我不傻,自然能猜出舅舅的用意,但是我却不能不去,万一那个变态将这些照片放在姥爷面前,姥爷一定会被活活气死!

  我不能让姥爷看到!绝对不能!

  想到这些,我闭上眼,用力推开天台上的门,直接被人从背后抱住,浓烈的汗腥味,扑鼻而来,我被恶心的差点吐了出来。

  “呵呵,我的好夕夕,还真是听舅舅的话。”

  我用手使出浑身力气,想要推开舅舅,但他真的没有白长那一身肥膘,让我就如同被一堵肉墙给堵住了,我不由大声吼道:“你给我放手!滚开!”

  舅舅听到我的话,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直接搂住我的腰,头埋在我发丝间,留恋的吸了口气,一脸享受的说道:“果然女人还是年轻的,玩着比较舒服,快点将你哄古如墨的招,都适在老子身上,把老子伺候开心了,我就将那些照片给你,要是不满意,你就等着那老不死的上西天吧!”

  我不甘心的挣扎着,听到他嘴里边羞辱的话,眼中透露着深深的震惊:“什么老不死的,那是你爸,你到底是不是人!”

  也许是看着我激烈的反应好玩,舅舅难得没有再折腾我,笑着说道:“什么我爹,老子需要他养活的时候,是他儿子,但是老子现在不需要他养活,他是谁给我有关系吗?还整天给老子臭着一张脸,花老子的钱,要不是看在他还有一套房子,老子早就不想养活他了!”

  我愤怒的听着他理所应当的说,只觉得要是眼前有把刀,我一定要杀死这禽兽不如的玩意,可惜我现在不仅什么都没有,命还攥在他手里。

  “好了,不提那个老不死的了,你不是要照片吗,快点把老子伺候舒服,只有老子舒服了,将手机送给你就都行!”舅舅说完,扯着我的衣服,就往他那个地方压。

  浓烈的尿骚味,熏得我直接呕吐了,舅舅一看我这个反应,气得对着我脸上就是一巴掌,我被扇得趴在地上,直接耳朵轰隆隆作响。

  还没起身,就被一身肥膘的舅舅,直接压在地上,我惊慌失措的挣扎,他却没有一丝反应,铁了心要亲我的嘴,我大声的喊叫。

  “骚女人,你敢勾引男人,看我不弄死你!”听到身后,气急败坏的声音,我身上的男人瞬间起身,惊恐的看着身后的女人,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声“老婆”。

  我听到这话,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瘫在地上,粗喘着气,只是还没有等我回神,舅妈就直接骑在我身上,对着我的脸,一巴掌接一巴掌的扇着,我被扇得眼冒金星,嘴里全是血腥的味道,却不哭不叫,如同一个精致的娃娃,任由她随意摆弄。

  舅妈一见我这个死德行,更是气得恨不得杀了我,她直接扯着我衣服,将我从地上拽起,将我拽到阳台边上,压着我的头看向下面:“小贱蹄子,居然敢勾引我老公,信不信,我直接将你从这里推下去!”

  我听到这话,只是苦笑,不由为自己感到深深的悲哀,被自己的舅舅险些强奸,接着被舅母扯着头发,说要将我扔下去。

  他们的反应中,就好像我犯了多么大的错误,可是从始至终这件事中,我就是被害者!

  舅妈像是铁了心要将我推下去一样,扯着我的半个身子就往下面推,要不是我的手死死的抓住扶手一角,只怕我早就被推下去了。

  “娟,你冷静一下。”舅舅显然是真的害怕了,不停的劝着舅妈,但是显然他越劝,舅妈就越是更死了心,要将我推下去。

  我两手死死的抓住扶手,感觉到身子的猛烈摇动,不由都捏了一把冷汗,那种命在别人手里的感觉,真是太不好受了,为了让自己能够活得更久些,我朝着身后的舅舅吼道:“你他妈给我闭嘴!”

  听到这话,舅舅还没有吱声,倒是暴走中的舅妈受不了,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声音里透露着浓浓的怨气:“你凭什么吼我男人。你有什么资格吼我男人!你这个贱人,我要弄死你!”

  说完她提着我的衣领,点着脚尖就要将我往下面推,我手脚并用的死死勾住扶手,眼神中透露着浓浓的恐惧,闭着眼睛,无助的等待着死亡。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