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10章 波诡云谲、挟洋自重

  不对!

  肯定有哪里不对!

  默然站在巴松的尸体前,孙绍宗的眉头越皱越紧。

  这巴松死的突兀又决绝,乍看似乎符合他不惜一死博名的心理,但细究的话,却又透着不少蹊跷之处。

  荆轲等人慨然赴死,多是出于忠义,为了不愿牵连幕后主使之人。

  这巴松表面看来似乎也是如此,可是别忘了,他为的是千古留名,而不是什么忠义——既然为了名声连死都不怕,此时不正该先展现一下英雄气概,然后再把所有罪名揽在自己身上吗?

  更何况,巴松及其同党的身份明显已经暴露,突然自尽的话,只会让人把怀疑转向缜国官方。

  这却算哪门子的为国捐躯,又算哪门子的离间计?

  莫非……

  孙绍宗心头突然生出一股寒意,莫非巴松这次刺杀牛永信,本来就是为了陷害缜国?!

  如此一想,许多疑点倒是能说通了。

  譬如:刺客们初期混进青麟府、潜伏、伺机行刺、安插人给自己这个护卫统领下毒……这许多步骤全都计划的颇为缜密,然而在得手之后,他们明明有足够的时间离开,却偏偏回到了原本潜伏的地方,简直就像是被加持了弱智光环一样!

  一击之后,不管得不得手立刻远遁,应该是做刺客的常识吧?尤其他们刺杀的还是天朝上国的使者!

  按照现有情报来看,这些家伙就算不落入自己等人手中,日后也免不了要被搜捕出来,届时他们的离间计非但毫无效果,反而妥妥的会给缜国召来灾祸。

  另外,巴松不过是缜国一游侠儿,却轻而易举的在青麟府开了分基地,甚至还在使馆厨房安插了内奸……这种种蹊跷之处,可不是单凭‘倾家荡产’四个字就能解释清楚的!

  反之,如果这一切都是茜香国为了吞并缜国,而设下的‘反间计’,所有蹊跷便都有了答案!

  不行~

  不能再想下去了!

  孙绍宗打了个寒颤,忙将所有的怀疑全都压到了心底深处——涉及到国与国之间的战略利益,这里面的水实在是太深了,他这小小的肩膀可扛不住,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为妙。

  至少在茜香人面前,绝对不能露出半点知情的痕迹,否则就真要万劫不复了!

  “都尉大人!”

  便在此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直唬的孙绍宗浑身一激灵,回头看去,却原来是冯薪匆匆忙忙跑了回来,一边往他身边凑,一边嚷道:“外面来了几个巡街的捕快,被我拦下之后,好像已经派人去找援兵了——大人,要是刑部的大队人马来了,光凭咱这几个人可拦不住啊!”

  “怎么拦不住?”

  孙绍宗没好气的呵斥道:“你们三个在门口把刀一横,咬死了不让进,难道茜香人还会为了几个刺杀牛大使的嫌犯,和咱们大周兵戎相见?”

  “那……那什么……”

  冯薪被他呵斥的一缩脖子,讪讪的嘟囔道:“他们要是翻墙进来咋办?再说那不还有个侧门么,万一……”

  说着说着,眼见孙绍宗脸色越来越差,他忙又转了话锋,斜肩谄媚的关心道:“大人,我看您方才似乎有些不痛快,莫非是出了什么差池?”

  反间计的揣测事关重大,孙绍宗哪敢和他实话实说?

  于是胡乱敷衍道:“领头的刺客刚才自杀了,我担心少了这最重要的活口,不够咱们将功补过。”

  他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谁知冯薪却当了真,搓着手愁眉苦脸的嘟囔着:“这可如何是好?!那牛大人乃是镇国公的嫡孙,他哥哥牛继宗是世袭的一等伯,姐姐是太上皇的宠妃,再加上四王八公向来一个鼻孔出气,万一有谁在皇上面前歪一歪嘴,咱们可就全完了!”

  这什么四王八公的,貌似是大周朝顶级门阀中的一个联盟,原本甚至一度占据了朝中半壁江山,不过近些年随着开国功臣一一离世,声势也已经大不如前了。

  可有道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即便四王八公的势力大不如前,想要收拾自己这等小人物还是绰绰有余——如此想来,这将功补过的法子,貌似还真有些不够稳妥。

  看来还得再想点儿盘外招才行!

  孙绍宗略一沉吟,心中顿时有了主意,立刻吩咐道:“算了,既然拦不住,那干脆就让刑部的人进来吧,让他们把这些刺客余党带回去审问。”

  说着,忽然扫见一旁的阮蓉,忙又补了句:“也好让阮知府早日脱困回家。”

  阮蓉闻言,只从耳朵一直甜到了心里,对着孙绍宗款款道了个万福:“多谢孙大哥。”

  冯薪闻言却是老大的不乐意,虽不敢明着反对,却凑上来嘟囔道:“大人,咱们可是费了老鼻子劲,才拿住这些刺客的,难道就这么便宜了那些茜香人?”

  “不然还能怎样?”

  孙绍宗横了他一眼,大义凛然的道:“咱们现在是戴罪之身,必须留在使馆等候发落,这些刺客只能由茜香国官府代为押往大周。”

  “这……这……”

  冯薪仍不肯罢休,却又不知该如何说服孙绍宗,正支吾间,便又被孙绍宗扯到身边,小声交代道:“人可以给他们,但名声得归咱们!你选几个能说会道的兄弟,跟他们一起押送人犯去刑部,只要路上围观的老百姓足够多,就留下一个人将今天的事情宣扬出来——记得不要过分夸张,稍微修饰一下就行!”

  犹豫了一下,他又补了句:“最好提前想几个口号出来,要通俗易懂的那种,譬如‘孙都尉半日奇案’之类的,另外一定要强调,咱们这么做是为了给牛大人报仇,千万别说什么‘将功补过’。”

  冯薪听了这番话,顿时又喜不自胜的直拍胸脯:“大人放心,卑职保管让整个青麟府的人,都知道咱们……都知道大人您有多英明神武!”

  说着,便兴冲冲的去选人了。

  孙绍宗想到的办法,正是‘挟洋自重’这四个字!

  虽说这茜香国比不得西方列强,但好歹也是南疆第一强国,如果茜香人对护卫们交口称赞的消息,随着押运刺客的队伍一起传到顺天府去,朝廷还好意思严厉处罚么?

  当然,单靠民间舆论怕也不怎么保险,毕竟这年头平头百姓不如狗,何况还是藩邦属国的老百姓?

  所以孙绍宗准备再找个茜香国的大官,来个扯大旗、作虎皮。

  如果‘友邦惊诧’的舆论压力,仍然不能让朝廷改变主意的话,他怕是也只能带着冯薪等人去落草为寇了!

  而这也正是孙绍宗要以戴罪的由头,滞留在茜香国的原因——押送刺客这一来一往,至少有两三个月的缓冲期,足够孙绍宗布置好脱身之策了。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