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107章 计中计画蛇添足

  “二郎!”

  跟着周瑞到了那花厅门前,便见贾琏早在台阶上候着。

  “琏二……”

  孙绍宗这刚一拱手,还没等把招呼打完呢,就听身后有人大呼小叫的嚷道:“二爷、二爷!别院那边儿出事了,有人……”

  兴许是看到有外人在场,那喊声忽又戛然而止。

  接着,便见一个满头大汗的男仆奔到近前,在贾琏耳边细语了几句,贾琏只听的面色数变,最后顿足骂道:“这群下贱坯子,难道是要造反不成?!”

  随即又冲孙绍宗歉声道:“二郎,我这里有急事要去处理一下,你先在这里稍候片刻,等完了事儿,哥哥再自罚三杯向你赔罪!”

  说着,便喊上周瑞,匆匆的去了。

  这真是……

  孙绍宗在那花厅前无语半响,这才迈步走了进去,就见那正中的圆桌上,已经满满当当的摆了一席酒宴。

  他上前拎起一坛酒,先打量了几眼外包装,又自斟自饮了一碗,发现果然是以前喝过。

  于是心中便愈发笃定,什么寻到‘陈酿美酒’云云,不过是借口罢了,贾琏喊自己来,就是想替赖家出头打通关节。

  只是不知一会儿贾琏回来的时候,那赖大会不会跟在他身边——这将计就计,还是要当着正主的面儿施展,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正盘算着赖大在场时,该如何应对;赖大不在场时,又该换成什么说辞。

  他却忽觉外面有人在窥探。

  孙绍宗不着痕迹的,用眼角余光一扫,便见花厅外一个丫鬟拎着个食盒,正走城门似的来回踱着步子,一双桃花眼更是不离花厅左右。

  这丫鬟……

  好像就是方才拦在李纨身前的那个。

  这食盒……

  貌似也和暗藏情诗的那只一模一样。

  这不会是……

  孙绍宗心中暗暗叫苦,上次自己不是已经回绝了么,这俏寡妇怎么还纠缠不清了呢?

  有心装作没看见吧,却又怕被别人撞破——虽说他问心无愧,可这种事儿要能说的清楚,世上也就没那么多流言蜚语了!

  于是略一犹豫,孙绍宗还是起身到了门外,看看左右无人,这才叫过那丫鬟问道:“这位姐姐可是来寻我的?”

  那丫鬟羞羞怯怯的到了近前,将手里食盒往前一送,道:“我们奶……我们兰哥儿听说是孙大人到了,便让奴婢送了些点心过来。”

  看这丫鬟的模样,倒像是也知道些‘内情’的,孙绍宗心中更是郁闷——有道是‘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失身’,俏寡妇鸿雁传情这种事,却怎好让旁人知晓?!

  孙绍宗正忖量着,到怎么隐晦又坚决的拒绝李纨,省得她一直纠缠不清,闹出什么祸端来。

  谁知那善姐儿见他不肯接手,竟将食盒往台阶上一放,转身便跑了。

  “哎~你回来、你回……”

  孙绍宗喊了两声,那善姐儿却哪里肯听,早一溜烟儿不见了踪影。

  靠~

  这叫什么事儿啊?!

  孙绍宗站在门口无语半响,也只得将那食盒拎进了花厅。

  放在桌上揭了盖子一瞧,果然又是一碟大户人家常见的点心——这么短的时间里,想要预备出什么花样来,也确实不太可能。

  拿筷子拨弄了几下,从那点心下面夹起一张纸条,果不其然,上面又是一首情诗。

  不过这次的,却比上回添了不少幽怨,痛斥‘郎心硬如铁’,又说她本来也想‘从此两相忘’,却‘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于是思量再三,最后还是写了这首情诗,言说若是郎君改变心意,便与她唱和一首,压在盘底。

  若是仍然不肯‘俯就相思情’,也求他赐下一件贴身的信物,聊慰相思之苦。

  唉~

  看罢多时,孙绍宗也不禁长【zi】叹【lian】道:这人要是太优秀了,果然会惹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啊!

  和一首诗什么的……

  首先也要孙绍宗会写才行,所以不用说,自然是直接排除这个选项。

  至于赐下一件贴身的信物云云,他一时间却有些拿不定主意。

  最安全的做法,自然是两条都不选,可问题是一点反馈都没有,那李纨就该写第三首情诗了!

  这来来回回的,万一被人察觉到……

  正左右为难,孙绍宗却又发觉有人在外面窥视,用眼角余光望去,那人却影影绰绰的藏在花丛之中,看不太真切。

  因为方才李纨低头娇羞时,明显有些情意在里面,孙绍宗倒从未想过,这是旁人设下的圈套。

  因此只以为是那丫鬟折了回来,想看自己如何应对。

  这般想着,他便没有太过在意。

  与此同时……

  不远处一间僻静的小院里,赖大夫妇正在听人回禀。

  “……善姐儿丢下食盒就走了,那孙大人拎着食盒进门,也不知瞧见了什么,便开始发起呆来。”

  要说这荣国府里,最消息灵通的主子,那自然非王熙凤莫属。

  可要是和赖大夫妇比起来,王熙凤却又要差了不止一筹——就说今儿吧,打从孙绍宗进门开始,一举一动事无巨细,全都在赖大夫妇的监控之下!

  听完了最新的进展,赖大挥挥手让那亲信小厮退下。

  夫妻二人四目相对,那赖张氏便忍不住狐疑道:“今儿琏二奶奶唱的到底是那一出,我怎就瞧不明白了?”

  “哼!”

  赖大嗤笑一声,不屑道:“还能是哪一出?左右不过是美人计罢了,当初东府的瑞哥儿,不就是这么被她弄死的?”

  赖张氏闻言瞪大了眼睛,惊道:“你……你是说二奶奶要勾引那姓孙的……”

  “当然不是!”

  赖大道:“要是这样的话,她何必让平儿把大奶奶引过去,与那姓孙的碰面?”

  顿了顿,他又冷笑道:“前些日子我便听人说起过,大奶奶经常给‘武学堂’送吃的,原还以为她是替兰哥儿张罗,如今看来,这里面怕是没那么简单!”

  “你是说……”

  “大奶奶与那姓孙的定是有私情,被琏二奶奶瞧出了端倪,便想将计就计赚那姓孙的入瓮!”

  赖大信誓旦旦的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忙推了妻子一把,吩咐道:“你赶紧回家一趟,把那‘南疆合卺酒’和‘灵龟展雄丹’取来!”

  赖张氏一愣,却有些扭捏起来,羞道:“这大白天的,你怎得又……”

  “又个屁啊!”

  赖大没好气的道:“那琏二奶奶到底年轻了些,这青天白日的,若不先给那姓孙的添点佐料,却哪里有‘奸’可捉?!”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