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140章 文心阁坠楼事件【上】

  发生坠楼事件的,是一座名为文心阁的三层酒楼。

  孙绍宗带人赶到坠楼现场,就见一具尸体仰躺在地上,后脑勺正好磕在了插旗杆的石墩子上,标准的肝脑涂地而死。

  眼见已经出了人命,死的又是个新科举人,孙绍宗当即命令道:“周达,你带人封锁这家酒楼的前后门,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

  “林德禄,去打听一下死者是从那个房间掉下来的,然后保护好现场!”

  周达、林德禄二人领命去了,孙绍宗这才走到了那尸体旁,蹲下身仔细的勘验起来。

  死者是个二十五岁所有的年轻人,中等身高、微胖,皮肤白皙又不失光泽,右手略有些老茧,应该是长期执笔的结果——看来平时也是一养尊处优的主儿。

  死者身上有浓郁的酒气,似乎曾在坠楼前大量饮酒——但暂时也不能排除掉,凶手故布疑阵的可能性。

  死者的表情相对安详,浑身肌肉松弛,双手自然摊开,并未呈现出失足者常见的抓握状——初步分析,在坠楼时应该处于无意识,或者意识混沌状态。

  死者身上并无其它伤口,而后脑勺因为经过猛烈撞击,部分颅骨已经严重变形,足以遮掩二次伤害的痕迹——因此无从判断,他在坠楼前是否曾受到过袭击。

  “东翁。”

  程日兴在旁边好奇的打量了半响,忍不住发表意见道:“这瞧着,倒像是喝多了不小心掉下来的——五年前那一科春闱,就曾发生过新科进士喝醉后,不小心淹死的事儿。”

  “有这种可能。”

  孙绍宗说着,却是小心翼翼的把那尸体侧翻了过来。

  原本被堵在颅腔里的脑浆子,顿时涌出来不少,白花花油腻腻的,引来周围一片惊骇之声,程日兴更是兔子似的蹿出去老远。

  孙绍宗熟视无睹一般,继续从头颈处,一点点的细细勘查着。

  忽然,他的视线停留在了死者的后腰附近,半响又低头把鼻子凑了上去。

  还没等他嗅出什么呢,就听人群里有人尖叫了一声:“他……他在吃那人的脑子!”

  围观百姓顿时忽然,有那胆子小怕事的,当即便要脚底抹油。

  靠~

  这都什么眼神啊?!

  孙绍宗无语抬起头,正待解释几句,程日兴已然叉腰吼道:“我家大人乃是府衙的‘神断’孙通判,如今正在查案之中,是哪个刁民胆敢在此胡言乱语?!“

  听说是‘神断’孙通判当面,围观人群又是一阵哗然。

  不过这次可没人舍得走了,全都目光灼灼的望向孙绍宗,想瞧瞧这位声名远扬的‘神断’老爷,究竟是如何破案的。

  内中更有几人七手八脚的,将白胡子老头扭送到了程日兴面前。

  那老头早就吓懵了,不等别人开口指证,便叩头如捣蒜一般哀求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小老儿实在是看走了眼,并非有意诬赖青天大老爷!”

  程日兴把眼一瞪,正待狐假虎威的发作一番,却听孙绍宗道:“算了,看在他年事已高,便饶过他这一回吧。”

  说着,又俯身在那尸体后腰上嗅了嗅,然后扯起死者的衣裳,对着阳光变换了好几个角度进行观察。

  等确定了心中的推测之后,他立刻起身道:“走吧,去楼上看看。”

  话音刚落,便听有人七嘴八舌的问道:

  “巡阅使大人,苏年兄是不是被人害死的啊?”

  “通判大人,凶手是图财害命,还是仇杀啊?!”

  “大人,您刚才看了半天,到底瞧出了些什么啊?”

  “对啊大人,您到底查出了什么线索啊?”

  却原来这片刻功夫,竟又围上来不少看热闹的,其中自然少不了住在附近的秀才、举人们。

  这些人自持有功名在身,并不像普通百姓那般畏惧官府,因此眼见孙绍宗勘查完尸体,准备到楼上去,便七嘴八舌的探问起来。

  按理说,在凶案现场查到的一切,都应该对外保密。

  但考虑到这附近聚集了大批的秀才举人,若是一味的隐瞒,说不准会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万一因此闹得人心惶惶,反而不美。

  再者说,明天鹿鸣宴之后,这里面可是有不少人,会成为自己的‘门生’,提前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印象,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般想着,孙绍宗便肃然道:“你等之中,有不少人日后会踏足官场,免不了也要涉及刑名断案——也罢,我今天便破例将其中的关节,稍稍解释一二。”

  众人闻言大喜,忙支起耳朵屏息凝神。

  只见孙绍宗指着那尸首,道:“此人满身的酒气,粗看似乎是酒醉之后不慎坠楼而亡。”

  “但经过初步观察之后,便可以发现,他身上的肌肉十分松弛,手掌更是自然摊开,并无任何抓握的痕迹。”

  说到这里,见周围众人都有些茫然不解,他只好又解释道:“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皮肉会自动收紧发硬,而失足坠落的人和溺水之人一样,总会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

  这下终于有人恍然叫道:“大人的意思是说,他掉下来的时候一点都不紧张,而且压根就没有挣扎过?!”

  “没错!”

  孙绍宗先肯定这人的说法,又补充道:“准确的说,他在掉下来的时候,应该处于无意识状态——当然了,如果喝到酩酊大醉,也有一定几率会出现类似的状况。”

  “不过我把尸体翻过来之后,却又在他后腰的位置上,发现了一小片拖曳状的湿痕,并且确认是酒水留下的痕迹。”

  这时又有人不解道:“大人,什么叫拖曳状的湿痕啊?”

  “这个嘛……”

  孙绍宗略一沉吟,便打了个比方道:“大家用湿抹布擦东西的时候,总会留下线一样的湿痕,这种痕迹就是所谓的‘拖曳状’。”

  “反之,要是地上有一滩水,把一块干净的布盖上去,然后压住它用力拖动,同样的痕迹,便会出现那块干净的布上。”

  “如果是在前胸出现这种痕迹,还有可能是死者不小心造成的,可这痕迹如今却是在后腰上!”

  “因此我推断,死者极有可能是在昏迷或者死亡之后,被人强行拖曳到窗口,然后用力推下来的!”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