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163章 突如其来的‘大人物’

  把阮蓉、香菱送到后院门口,孙绍宗却并没有跟进去。

  一来是想让香菱先独自跟母亲相认。

  至于二来么……

  这次香菱的母亲可不是孤身上路,与她一起同行的,还有金陵孙家的几位少爷——事实上也正是依靠金陵孙家帮忙,才能这么快找到香菱的家人。

  如今便宜大哥还在巡防营当值,于情于理,孙绍宗都该先去见一见这几位‘贤侄’。

  匆匆折回前厅,便见里面三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正在赵仲基、孙禧的陪伴下闲聊。

  眼见孙绍宗从外面进来,那穿戴、气度一看便知正主到了,三人连忙起身,恭恭敬敬的站成了一排。

  赵仲基立刻介绍道:“几位哥儿,这便是咱们二爷。”

  那三人便忙按照年齿身份,依次上前通名报姓。

  首先上前的,是个面貌敦厚的青年,只见他深施一礼道:“小侄孙承业,见过十三叔。”

  之前孙绍宗寻那孙禧做过功课,晓得这是宗家长房的嫡次子,大排行第三——而孙绍宗在邵字辈排在第十三位,所以对方才以十三叔相称。

  顺带一提,孙绍祖排在第六。

  要真论起来,这孙承业今年已经二十五了,倒比孙绍宗还长着四岁。

  不过孙绍宗心理年龄,早已经过了三十岁,又是做惯了官的,受他一礼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别扭。

  顺势还摆出一副长辈的嘴脸,笑道:“原来是大哥家的三郎,早听说你文采斐然,今年果然是高中了!”

  那孙承业连道了两声‘叔父谬赞’,稍稍往旁边一让,后面立刻闪出个娃娃脸的瘦竹竿,躬身道:“侄儿孙承涛,见过十三叔。”

  这个却是三房的长子,大排行第七,今年貌似只有十九岁,也算的上是少年得志的典范了。

  孙绍宗忙也夸了几句年少有为,那孙承涛才学着哥哥的样子,退避到了一旁。

  只是他却不似孙承业那般低眉顺眼,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目光在孙绍宗身上来回打转。

  对这种好奇的目光,孙绍宗自是早就免疫了。

  老神在在的站在那里,等着最后一人上前见礼,心里琢磨着这个又叫做孙承什么,可惜这年头讲究为尊者讳,不然冒出个孙承宗来,倒也有些意思。

  却只见随后那人上前飒然一礼,恭声道:“小婿于谦,见过十三叔。”

  孙承业在一旁忙又补了句:“廷益是大妹妹的夫婿,因今年也中了举,便与我等一起结伴进京赶考。”

  孙绍宗却那还听的见他在说什么!

  脑子满满当当的,都是那‘于谦、于廷益’五字!

  这不是大周朝么?

  怎得突然就冒出个于谦于少保来?还偏偏是自家侄女婿!

  不过……

  按照元朝被推翻的时间来算,貌似大明朝的于少保,差不多也就是二十上下的年纪!

  莫非真的是他?!

  “十三叔?”

  眼见孙绍宗神情恍惚,半响没有回应,孙承业和于谦倒还把持的住,那孙承涛却忍不住好奇道:“莫非廷益身上有什么不妥?”

  “不妥?”

  孙绍宗又愣怔了半响,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哭笑不得的道:“七郎,你都是中了举的人了,怎得还听外面胡传?我要真有阴阳眼,还做得什么鸟官,早去山上当神仙了!”

  这话说得众人都是一阵哄笑。

  孙绍宗又趁机招呼着分宾主落座,这才将方才的插曲暂时揭过。

  落座之后,先问了金陵几位同宗叔伯兄长的近况,又问了他们路上的境况。

  然后孙绍宗便仗着长辈的身份,随口考校三人几句——他自然不会搞那引经论典的东西,但把衙门里一些难解的差事,拿出来做个考题还是不成问题的。

  从结果上看,孙承业偏好循规蹈矩,回答的不甚出彩,却也少有疏漏。

  孙承涛的回答则有些跳脱,常有些惊人之语,却难免存在眼高手低,脱离实际的毛病。

  而那于谦……

  虽比不得那些积年老吏周全,但对于一个从没在公门修行过的人而言,怕也只能用‘天纵之资’四字来形容了!

  看来至少有八成以上,是未来的于少保本人了!

  这般想着,孙绍宗心中便有些诚惶诚恐。

  毕竟这位可是史书上鼎鼎有名能臣、忠臣,要是票选整个大明朝最重要的大人物,他绝对可以名列前茅!

  不过片刻之后,这惶恐劲儿便消弭了大半,毕竟眼下的于少保还稍显稚嫩,而这大周也不是大明,以后未必有他‘只手扶社稷,丹心照汗青’的机会。

  再说了……

  做叔叔的,怎好对侄女婿毕恭毕敬?

  因此孙绍宗便也将那一份崇敬与惶恐,暂时压在了心底,只当他们是前来投亲的晚辈看待。

  “住处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我让孙禧按照你们南边儿的习惯,又重新布置了一番,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寻下人们交代一声便是。”

  三人忙恭敬的道了谢。

  孙绍宗又道:“至于课业什么的,我就帮不上忙了,倒是可以帮你们引荐几个新科举人——都是我的门生,虽然没什么出挑的人物,通过他们了解一下京城的情况,倒还不成问题。”

  听到门生二字,孙承涛、于谦脸上便都有些古怪。

  说实话,若不是来之前便有耳闻,他们还真不敢相信,这位十三叔身为武人,又年纪轻轻,竟收了一批新科举人做门生。

  倒是孙承业保持了一贯的沉稳,躬身道:“如此便有劳十三叔了,顺天府乃天子脚下、首善之地,这里的士人想来也定有不俗之处,我等必会虚心请教。”

  俗不俗孙绍宗不好判断,但他那些门生里能比得上于少保的,铁定是半个都没有!

  “除了这些,我也会帮你们打听明年的主考……”

  “二爷、二爷!”

  正说着,就见门房刘全奔了进来,禀报道:“赵班头在门外求见,说是有出了起命案,府尹大人让您亲自过去瞧一瞧。”

  命案?

  孙绍宗刚显出些为难,孙承业便忙道:“十三叔尽管……”

  “十三叔能不能带我们一起去瞧瞧?”

  孙承天却抢着道:“早听说十三叔断案如神,没想到刚来就能一睹您的风采!”

  于谦在旁边不骄不躁,嘴里却道:“刑名一道,亦是科举必考的项目。”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