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300章 夜色下的京【ji】城

  月上中天。

  忠顺王府的马车厚重而宽阔,像极了舞台剧的背景,而车夫倨傲的坐在车辕上,虽是青衣小帽的打扮,望之却又宛似镀了一身明黄。

  也就是在这厚重与倨傲,暂时无法触及的死角里,此时正有一对人儿,在那月光与黑暗中对影成双。

  却只见这两人端的是好相貌!

  一个声娇体酥、抚媚温柔,虽斥时仍带俏,即凝眉却含春;一个面若秋月、睛若秋波,虽怒时而似笑,即瞋视而有情。

  那纤手如掐芷兰,拂……

  呕~!

  抱歉,实在是编不下去了。

  事实上孙绍宗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头一个想到的就是羊驼——没错,他的心里像是奔腾着无数只‘草泥马’!

  都有林妹妹那样的小仙女了,竟然还出柜伪娘?!

  说好的生死相依、共结连理呢?!

  难道已经随着菊花一起付诸东流了?!

  在这个时代生活了近两年,孙绍宗对龙阳之好,其实已经没那么歧视了——毕竟身边的例子太多了,实在是歧视不过来。

  但贾宝玉前些日子,明明还与林妹妹山盟海誓呢,这转脸就……

  哎呀~

  哎呀呀呀~

  那蒋玉菡竟然还脱起裤子来了!

  他们难道是要在这里浪战一场不成?!

  这也忒……

  呃~

  原来是解下了绑内衣的汗巾子,送给了贾宝玉;而贾宝玉也把自己的那条解下来,回送给了蒋玉菡。

  这就相当于,两个男人互换了内裤上的牛皮筋……

  噫~

  实在是恶心的不行!

  孙绍宗厌弃的往后退了两步,决定先悄然离开这里,等以后再寻找机会,向蒋玉菡打听那户人家的底细。

  然而他刚转身大踏步往前走出没多远,便听有人招呼道:“孙治中且留步!”

  孙绍宗停下脚步循声望去,却见卫若兰扭捏作态的赶了上来。

  瞧他那面红耳赤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孙绍宗还以为丫要向自己‘表白’了呢!

  当时便将拳头攥紧了,随时准备给他来个万朵桃花开。

  好在卫若兰扭捏了片刻,却是强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道:“你我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这话其实比当场表白,还要出乎孙绍宗的预料。

  这小白脸一向的心高气傲,怎么会主动向自己低头?

  总不会是因为自己让薛蟠给他发了帖子,他便感动的连两家的仇怨,都忘的一干二净了吧?

  猫腻!

  这其中必有猫腻!

  孙绍宗心下提高了警惕,面上却笑得如浴春风一般:“卫通判何出此言?你我既然同衙为官,就该互为犄角助力,怎能说是井水不犯河水呢?”

  卫若兰憋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才说出句服软的话,谁知换来的却是孙绍宗几句官腔,顿时便恼了,将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统统都抛诸脑后。

  只见他把脸一沉,冷笑道:“姓孙的,少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打从我当上刑名通判以来,你我之间的明争暗斗还少么?!”

  竟然恼羞成怒了……

  这倒让孙绍宗有些相信,他方才的确是想要求和来着。

  只是这冷不丁的,突然就想高挂起免战牌——是卫家当真怂了,还是有其它的原因呢?

  恐怕后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吧?

  “明争暗斗?”

  心下想着背后的隐秘,孙绍宗面上却仍是笑吟吟的摇头道:“卫通判怕是误会了吧?你且好生回忆一下,本官对你向来是秉公持正,何曾有过什么私斗。”

  “你……”

  卫若兰登时语塞,孙绍宗虽说先后整治了他好几次,但细究的话,却都是在上下级框架之内用的阳谋,并无违法逾矩之事——否则卫家背后有北静王撑腰,一旦发现孙绍宗的破绽,还不是分分钟就能翻盘?

  故而孙绍宗说自己是秉公持正,卫若兰一时还真反驳不得。

  而越是反驳不得,他心下便越是憋闷的紧,最后干脆将袖子一甩,翻脸道:“既然如此,你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告辞!”

  说着,扭头便往自己的马车走去。

  这傲娇劲儿……

  对于他这突如其来的讲和,孙绍宗压根也没往心里去,反倒是对这背后隐藏的原因很是感兴趣。

  毕竟卫家和孙家眼下已经卯上了,即便卫若兰真心想要讲和,一旦便宜大哥和卫如松再起争执,两个做弟弟的也必然重新要走向决裂。

  既然早晚都要决裂,干嘛要订下这没什么屌用、只会暂时束缚住自己的和平条约?

  “孙二哥。”

  却说孙绍宗正目送卫若兰愤愤而去,身后便又有人招呼——而这次不用转头,孙绍宗都知道是贾宝玉找了过来。

  无奈的回头望去,见忠顺王府的马车已经不见了踪影,便挑眉道:“怎么,蒋玉菡没准备再送你一程?”

  感受到孙绍宗话里那嘲讽的意味,贾宝玉略有些尴尬的道:“我自己备了马车……”

  “嗤~”

  孙绍宗嗤鼻一声,冷笑道:“连汗巾都换了,换乘一下马车又算得了什么?”

  原本他是打算以后再伺机挑破这事,但宝玉既然主动找上门来,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了。

  贾宝玉听他提及互换汗巾之事,顿时慌了手脚,忙打躬作揖的道:“好哥哥,你可千万莫要误会,我只不过……只不过是和蒋大哥一见如故,又怜他身为须眉男儿,却被王爷当做玩物……”

  “玩物?”

  孙绍宗打断了他的话,不屑道:“你倒真是好大的口气,你可见过有那个男人,任由一个玩物和自己的妻子胡来?”

  “那忠顺王分明是把他当成了心头肉,结交可以,若是太过亲密……”

  贾宝玉听到这里,不由又愤然道:“蒋大哥也是须眉男儿,怎么就成了男人的心头肉?再说王爷又何曾问过他愿不愿意?!”

  呵呵~

  这小子虽说是长进了些,可一旦碰到高颜值的,便立刻又回归了‘花痴’本色。

  “你以为忠顺王需要跟他讲道理么?”

  孙绍宗哂道:“再者说了,你见那个须眉男儿,会在大街上脱下裤子,与另外一个男人交换汗巾的?”

  “说到底,你们也只是嫌弃人家年老色驰罢了,若把忠顺王换成是个翩翩美男子,你还会觉得两人不相配?”

  眼见宝玉虽然羞红了脸,却仍是有几分不服不忿。

  原本说到这里,孙绍宗便不准备再往深里聊了,但想到林黛玉那丫头,也委实怪可怜的,眼下又只有一个贾宝玉可以指望……

  于是他便又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那蒋玉菡能在忠顺王府脱颖而出,靠的可不仅仅是唱戏的本事,或者什么男生女态的扮相。”

  “被他踩在脚下做垫脚石的,被他害的失了性命、甚或生不如死的,多了不敢说,十几个总是有的!”

  “这……”

  贾宝玉这才骤然变色,迟疑道:“蒋大哥玉也似的人儿,怎会……怎么会……”

  “你爱信不信吧。”

  孙绍宗两手一摊,随即又冷笑道:“不过你若是继续与蒋玉菡交往,就莫怪我把这事情告诉林姑娘……”

  “不要!千万不要啊!”

  贾宝玉顿时急了,忙又打躬作揖的哀求道:“好哥哥,求你饶了我这一回,我日后绝不再与蒋大哥私下来往,这还不成么?”

  不私下里来往,难道还想明着来往不成?

  唉~

  这小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

  孙绍宗无奈的叹了口气,有气无力的道:“等过两日,你到顺天府来一趟吧,届时我让你瞧瞧那蒋玉菡的真正手腕!”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