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333章 体贴、心寒

  因在鸣玉坊耽搁了些时辰,回到家里就已经比平时晚了许多,

  孙绍宗先去了后宅,把买回来的绳结和挂件交与阮蓉收着,又交代她近两日多盯着东跨院里,发现什么疏漏处就赶紧补上,免得孙承业不好意思开口。

  随后他又去香菱屋里,‘品鉴’了香菱最近试做的诗词歌赋,看懂没看懂的,赞不绝口总不会有错——反正香菱也没指望他有这文化素养,只是有了成绩,忍不住想在男人面前展示一番罢了。

  处理完了这许多琐事,等孙绍宗打着要在书房处理公务的名义,悄默声的潜入贾迎春院里,差不多已经过了亥时。

  在门外敲了许久,才见司棋从里面把门打开,随口一问,却原来两个丫鬟正在里间伺候贾迎春沐浴,偏孙绍宗在外面又不敢用力砸门,故而直到此时才听见动静。

  听说贾迎春正在里面洗澡,孙绍宗顿时两眼放光,匆匆打发司棋回了西厢房,就老实不客气的闯了进去,也不管‘嫂子’如何羞臊,便恣意的狎弄了一回。

  有诗云曰:

  粉香汗湿瑶琴轸,春逗酥融绵雨膏。

  浴罢檀郎扪弄处,灵华凉沁紫葡萄。

  这一番云收雨歇红鸾散,却只搅得地上床上尽是‘泥泞’,就算想凑合一夜都难。

  没奈何,孙绍宗也只得头下臀上的,横抱起贾迎春,等绣橘将那床上的铺盖全都换成新的,又垫了个枕头在半截腰上,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了床上。

  绣橘又掌灯检查了一番,见并无任何‘疏漏’之处,二人方得以踏踏实实的躺到了床上。

  至于绣橘,方才虽也分担了相当一部分火力,却到底只是个丫鬟的身份,故而伺候两人安歇之后,便自行去了外间安歇。

  等到屋里就剩下自己和贾迎春了,孙绍宗这才把今儿在鸣玉坊巧遇王熙凤的事儿,与她细说了。

  又叮咛她道:“她若是找你分说些有的没的,你只推说做不了主就是,反正你向来也不是个拿主意的人。”

  “嗯。”

  贾迎春慵懒又乖巧的应了,在尽量不移动下半截身子的情况下,将臻首凑到孙绍宗肩头,拿那通红滚烫的脸蛋,在坚实冷硬的肌肉上轻轻蹭动着。

  按说这时候,就该把胳膊借给她枕着。

  不过……

  肌肉太发达也是有坏处的,除了手肘部分之外,其它地方都要比一般枕头高出许多——而如果让她枕着手肘的话,俩人中间就得留出一米多的空档。

  闲话少提。

  却说孙绍宗交代完了这事儿,又抬手从挂在床头的外套里,翻出两张字据来,递给贾迎春道:“我在鸣玉坊定下些小玩意,价钱卖相都还不错,你明让司棋拿着凭据去买了来,免得见了承业那一双儿女,拿不出个像样的见面礼来。”

  贾迎春到底是正经的大太太,虽说没有当家做主,但孙承业的家眷到了京城,第一个要拜见的必然是她。

  故而孙绍宗今天除了准备自己那一份,还专程替她挑选了几件小玩意儿。

  不过这东西毕竟是要送出去的,直接买来给她就不合适了,所以孙绍宗只是提前选定好,届时再派司棋去买下来,也就不会引起旁人的怀疑了。

  这番体贴入微的心思,贾迎春自然能感受出来,于是愈发依恋的靠在他怀里,半响却又忍不住期期艾艾的道:“以前在娘家的时候,倒也免不了要来几个晚辈子侄,只是却从来不用我出面招待,如今却……我担心自己应付不来,丢了咱们家的脸面。”

  她这娇怯怯的模样,倒引得孙绍宗又有些心神荡漾,不自觉的将手往下一滑,嘴里却是正儿八经的道:“怕什么?你也说是几个晚辈,又不是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到时候乐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你这性子也说不出恶意伤人的话,真要有不周到的地方,她们几个小辈儿难道还敢挑礼不成?”

  说到这里,他便把手往要害处一捣:“不过话说回来,大哥若是被几个娃儿围着喊‘堂爷爷’,怕是心里又该不得劲了——要么,咱们再努力努力?”

  贾迎春这性子,怎会拒绝了他?

  只嘤咛一声,便又由着孙绍宗摆弄起来……

  话分两头,且不提孙家后宅怎样和谐。

  却说王熙凤回到荣国府里,原本想借着寿礼的由头给贾琏个台阶下,免得夫妻二人总这般拧巴着。

  结果派了平儿去书房一打听,贾琏却是早早便去了东府,说是要帮着贾珍、贾蓉父子,好生将家里布置布置。

  王熙凤略一犹豫,便干脆也去了宁国府,准备先帮衬帮衬那贾珍的续弦尤氏,再伺机与贾琏和好。

  谁知到了宁国府后宅,却见尤氏眼圈红红的,似是刚刚哭过一场的模样。

  这倒让王熙凤很有些诧异,因为尤氏向来是个‘心胸宽广’的,否则也容不下贾珍父子那些荒诞不经的腌脏事儿,如今却怎得一副受气不过的样子?

  难道还有什么,比父子聚麀更让人难以接受的?

  心下好奇,王熙凤便指使平儿,将尤氏身边的丫鬟全都招呼到了外面,又旁敲侧击的铺垫了几句,眼见尤氏被撩拨的目泛泪光,这才直入主题道:“咱们两个谁不晓得谁?你有什么为难之处,瞒着别人也倒罢了,怎得还瞒起我来了?”

  虽说这话,明显‘美化’了两人之间关系,但尤氏心下凄凉,正想找个人倒一倒满腹的苦水,便也顺水推舟的啜泣道:“我们家的事儿,你都是晓得的,原本我也已经看开了,只消他们别牵扯到我身上,也就随他们去了。”

  “今儿我那继母听说,老爷今年四十整寿要大肆操办一番,便带着两个妹妹过来帮忙,谁知……谁知竟被老爷和蓉哥儿盯上了!”

  “如今他父子连同你家琏二爷,三个人围着我妹妹狼也似的乱转,说什么也不让她们离开……”

  “我们家二爷也在?!”

  王熙凤本想探听些风月八卦,满足一下心底的好奇,却哪里想的到贾琏竟也有份?

  当即便恼的恨不能揉碎了手里的茶盏!

  有心要去大闹一场,这里却毕竟不是自家,最后只能起身一跺脚,道:“既如此,就让这没良心的乐死在你家好了,我回去等着守寡便是!”

  说着,便不顾尤氏的挽留,头也不回的走了。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