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351章 婚配、百里侯

  程日兴、刘安、孙禧、韩陌……

  次日一早,孙绍宗正在刑名司里,对着一份名单勾勾画画,就见程日兴从外面进来,禀报道:“东翁,贾府丞那边儿传下话来,说是人手不足,希望咱们暂时拨调几个擅长人物画的书吏过去。”

  “人手不足?”

  孙绍宗奇道:“今年的剩女怎的这般多?”

  要说贾雨村最近处置的公务中,需要用到肖像画的,也就是每年端午前后,由地方官府例行举办的‘相亲大会’了。

  大周建国之初,为了缓解长年战乱导致的人口危机,曾经实行过强制婚配的政策,当时无论男女,如果年过十八仍未婚配,便会由地方官府出面强制嫁娶。

  时至今日,随着人口逐渐增多,这条政策也便不似当初那般严格了,但却也并未被彻底废除。

  根据现行条例,年满二十一岁仍未婚配的男女,一律要缴纳专门的‘单身税’,而且付税金额还会随着岁数逐年增加。

  交的起税,自然可以安心继续做剩男剩女;交不起的,就必须参加官府每年定期举办的‘相亲大会’——如果连续参加两届都没能‘配对儿’成功,第三年就会进行无条件的强制婚配。

  而这念头的相亲大会,当然不可能像后世一般,任由几百对儿男女现场互撩。

  一般都是将女子的相貌简单描绘出来,标注上家世与生辰八字,悬挂于特定的场所,由男方自主选定几个,再通过官媒彼此进行接触。

  当然,有功名的书生,或者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都可以无视这条法令。

  却说听孙绍宗好奇,今年的剩女为何如此之多,以至与连画师都不够用了,程日兴便无奈道:“还不都是去年那场洪灾闹得,当时城中许多适龄男子,都趁机谈妥了婚事。”

  “再加上年前年后物价涨了不少,老百姓生计艰难,哪还交得起额外的赋税?于是今年参加相亲的女子,硬是比往年多了近倍不止。”

  啧~

  这才真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呢!

  谁能想到河北发生的一场洪灾,竟还影响到了京城的‘婚恋市场’?

  不过那场洪灾,也确实造福了不少京城的光棍。

  至于剩女么……

  皇城根儿的老百姓,可没有在灾民里挑女婿的习惯——除非是那些有功名的秀才举子。

  不过秀才举人,又哪会瞧得上一般百姓家的剩女?

  “既然这样。”

  了解了前因后果,孙绍宗便吩咐道:“那就让林德禄选几个擅长工笔画的——记得交代他们,别像平时画通缉令似的,搞成凶神恶煞的模样,平白坏了人家的好姻缘!”

  程日兴闻言哈哈一笑,就待出门去寻林德禄。

  “先等等。”

  孙绍宗却又喊住了他:“让承业去就成,我这里有些私事要与你商量。”

  私事?

  程日兴略有些激动,做了一年多的师爷,这还是孙绍宗头一次正儿八经的要与他商量私事。

  这岂不是证明,东翁对自己更加信任了?!

  于是他急忙出去,将事情交代给了孙承业,然后兴冲冲的折回来,鬼鬼祟祟的道:“东翁有什么事情但讲无妨,学生以身家性命担保,绝不会对外泄露分毫!”

  这厮……

  该不会以为自己是要贪赃枉法吧?

  孙绍宗有些无语,指着对面的椅子让他先坐下,这才正色道:“其实最近我揽下了一桩稳赚不赔的遮奢买卖,急需几个信得过的人,去南边儿盯着——我想来想去,还是你最适合总揽此事。”

  其实刚开始琢磨那木材买卖的时候,孙绍宗心里最中意的人是老管家魏立才,魏老伯做事稳妥果断不说,最重要的是对孙家忠心不二。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魏老伯续弦之后,竟然老当益壮的成功布种,眼下已经做了全职奶爸,连府里的大小事情,都一股脑丢给了赵仲基。

  虽说孙家兄弟若是开口相求的话,魏老伯也肯定会答应去南边儿盯着——可他们却如何张得开嘴?

  于是孙绍宗便又把主意,打到了程日兴头上——程日兴做过商铺掌柜,身上又有正经的举人功名,处置事情也还算是稳妥,除了忠诚度不如魏老伯之外,可说是最为合适的人选了。

  只是程日兴一听说是帮着经营‘买卖’,那面上便有些退缩之意。

  这年头的士大夫普遍都瞧不起商贾,当初程日兴会毫不犹豫的,辞去贾家铺子里的肥缺,来做孙绍宗的刑名师爷,大致也是出于此心。

  眼下他这师爷做的有滋有味,如何愿意再去操持商贾贱事?

  而他这番心思,孙绍宗自然也心知肚明,故而紧接着便又道:“这买卖最多也就是干上两三年,期间每年分给你的花红,都不会少于一千两——更重要的是……”

  孙绍宗略略一顿,这才抛出了最重要的诱饵:“三年后如果你仍是科举不顺,我必竭尽全力保你一个县令的前程!”

  “此言当真?!”

  程日兴激动的跳了起来,他虽然一直不肯放弃科举,心里其实也晓得随着年纪渐长、惰性渐增,自己考上进士的几率,已经是越来越渺茫了。

  若能用三两年商贾经营,换回一个百里侯……久看中文网首发

  “我何曾空口白话、哄骗过你?”

  孙绍宗见他已然动心了,便又进一步透露道:“更何况这买卖还涉及到一位正二品的大员,你若是经营得当,想必那边儿也不会吝啬做个顺水人情。”

  正二品的大员?!

  程日兴两眼烁烁放光,忽的躬身一礼道:“既得东翁如此看重,学生敢不竭力相报?!”

  见他答应下来,孙绍宗心下也便松了一口气,只要决定了总揽全局的角色,从旁协助的人选就好安排了。

  “程先生近些日子,先把家中收拾收拾,我估摸着月中可能就要……”

  “叔父、叔父!”

  孙绍宗正跟程日兴交代着南下的日期,忽见孙承业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颤声道:“软禁所那边儿传来消息,说是有个尼姑要小产!”

  小产就是早产,这在古代也是极其凶险的事情。

  不过孙绍宗倒还不至于,为了个淫尼的死活而慌张,于是先镇定自若的问了句:“是月份大的,还是小的那个?”

  月份大的,预产期是五月底,说是小产,风险倒也不是太大。

  月份小的,那个却要到七月初,才到正经产期,眼下差了两个多月,风险便要高出不少。

  “这……”

  孙承业顿时语塞,他一听说软禁所那边儿的女犯人要小产,便慌里慌张的过来禀报,哪曾顾得上过问这些细节?

  还是欠锻炼啊。

  孙绍宗无奈摇头道:“以后遇事不要这么慌张,先把事情问清楚再说。”

  说着,他便又吩咐道:“去派人通知周达,让他亲自过去盯着,尽量把母子都平安救下来——若是遇到凶险,先保孩子。”

  左右这两个淫尼判的都是斩监侯,即便暂时保住了性命,到了秋后也一样是要死的,所以自然选择保孩子。

  等孙承业领命去了,旁边程日兴又提醒道:“大人,是不是该知会栊翠庵和法元寺一声,毕竟这孩子生下来之后,是要交到他们手上的。”

  啧~

  就不知那妙玉经历了当初那一吓,还愿不愿意再收养这些孽种。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