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366章 先验后看

  既然决定要把这事儿交由柳湘莲自己定夺,自然事不宜迟——毕竟谁也不敢保证,那尤氏姐妹的大节,在贾珍父子的窥伺下,究竟还能守上多久。

  故而第二天晌午,孙绍宗便寻到了狱神庙左近。

  那虽是十五开唱,但唱戏的台子却早从前两日便开始进行搭建了,柳湘莲最是爱热闹不过,因此近几日一直在此地张罗忙活着。

  其实这狱神庙,一般都是建在监牢里的小型庙宇,等闲常人难以接近。

  位于城西的这座狱神庙,曾经也不外如是,在蒙古人统制中原期间,乃是刑部大牢内部专属的神庙。

  不过在大周朝建立之后,刑部大狱另选它址,此地几经变迁,原本监牢早被拆的半点不胜,只余下这一栋狱神庙矗立在街头。

  也正因为它的特殊,所以京城百姓提起狱神庙,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一座。

  话说近些年中,这里倒是聚集了不少的讼棍,专门包揽各种官司,孙绍宗平日断案时,也颇遇见过几个难缠的。

  书归正传。

  孙绍宗打马到了狱神庙附近,便直奔街上最大的酒楼望海阁而去。

  虽说是公开唱戏,但蒋玉菡何等身份?

  又怎么可能把戏台搭在街上,任由那些泥腿子们品头论足?

  故而这戏台,实是搭在了望海阁的后院。

  在那拴马桩前甩蹬下马,还不等把坐骑拴好,里面蒋玉菡、柳湘莲、冯紫英、薛蟠、贾蔷等人,便都接到了消息,齐齐从里面迎了出来。

  “孙兄。”

  蒋玉菡春风得意的笑道:“正想邀请孙兄过来瞧瞧,却又怕耽搁了你的公务,可巧你今儿便不请自来了。”

  孙绍宗也拱手一笑道:“实不相瞒,我今儿来是来了,却也是为了公务而来——柳贤弟,昨儿有人来我这里诉冤,说你偷了她的东西,却不知可有其事?”

  柳湘莲闻言便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哥哥休要诓我,莫说我如今还不缺银子,就算当真缺了花用,也断不会做那没脸子的事儿!”

  “果真?”

  孙绍宗故作狐疑的道:“可那女子明明说,你那日在街上偷了她的心肝去,我听她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倒不似是信口胡言。”

  众人一听这话,顿时都哄笑起来。

  薛蟠更是咧嘴道:“若是别的倒还罢了,若是女子丢了心肝,那便妥妥是柳兄弟偷了去!”

  众人说说笑笑,便簇拥着孙绍宗进了望海阁里。

  孙绍宗先瞧了那刚搭好地基的戏台子,又在二楼选了处宽敞的雅间,届时也好带阮蓉、香菱一起过来看戏。

  等到里里外外瞧了个遍,孙绍宗便打了个罗圈揖,告罪道:“诸位兄弟先请在这里稍候,待我与柳贤弟细说一番公案,再回来与兄弟们一起饮上几杯。”

  众人便又是一愣,原以为开头那几句,不过是插科打诨罢了,如今看这意思,竟是确有其事!

  却说孙绍宗领着一脑门子浆糊的柳湘莲,到了二楼雅间之中彼此落座,这才将尤三姐的事情仔细分说了。

  柳湘莲听完之后,嘴巴大张了许久,这才问道:“那尤三姐当真是人间绝色?”

  “自然当真。”

  “她如今当真是大节不亏,又愿意为我守一辈子?”

  “也是当真!”

  啪~

  连着两个当真问完,柳湘莲忽然一拳头锤在桌上,毫不犹豫的道:“那还有什么说的?哥哥且带我去相看相看,左右相中相不中的,与我也没什么坏处!”

  这货倒还真是想得开……

  不过想想也是,他本来就是个花丛老手,去相看个女孩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又没说只要相看了,就一定要将尤三姐娶过门!

  不过……

  孙绍宗又提醒道:“你难道就没觉得,她怂恿姐姐给我写诉状,意图拉拢我的做法,有些太过功利了么?”

  原本是按照阮蓉的意思,是应该替尤三姐说些好话的,可孙绍宗打从心眼里,便瞧不上尤三姐这种为了自己的幸福,不惜出卖亲人的举动。

  “二哥。”

  柳湘莲不以为意的道:“你这莫不是太自谦了?有个女子被你的英雄气概迷住,又有什么出奇的?我若是女子,也指定喜欢你这样的好汉子!”

  “错非如此,缘何那尤二姐甘愿作妾,尤三姐却指定要与我白头偕老?”

  呃~

  这话貌似也有些道理,凭什么只有柳湘莲这样的小白脸,才能让女人一见钟情?自己这样的纯爷们,难道就能迷住几个纯情少女?!

  当然,作妾和作妻的区别,主要还是取决于男女双方的地位差距,柳湘莲不过是个浪荡秀才,婚配中等之家的民女也不算是俯就。

  而孙绍宗这样少年得志的堂堂五品,却断不会娶尤二姐为正妻——如果是续弦,那就另当别论了。

  却说见柳湘莲已然拿定了主意,孙绍宗便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便使人去尤家探问探问,看看何时方便上门相看。”

  按理说,这相看也该是请柳家的女性长辈过目,断没有男方直接过去的道理——但柳湘莲父母早亡,尤三姐又主动说要以身相许,再矫情这些俗礼,岂不是自寻烦恼?

  只是孙绍宗这一敲定,柳湘莲却又迟疑起来,支吾道:“哥哥,别的倒也罢了,这大节不亏可万万出不得差池——兄弟别的都能做得,只是断做不得那乌龟忘八!”

  处女情结在这年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尤三姐当着孙绍宗的面,才会几次三番表明自己大节不亏。

  因此听柳湘莲说起这话,孙绍宗便随口道:“左右是她们上赶着的买卖,明儿我先悄悄派个官媒过去,先验看验看是否完璧,咱们再过去相看也不为迟。”

  “既是如此。”

  柳湘莲起身,对着孙绍宗一躬到底:“那这事儿就有劳哥哥费心了。”

  两人当即下楼,与众人畅饮了一番且不提。

  单说孙绍宗回了府衙,便悄悄喊过赵无畏,命他领着两个官媒到尤家查验贞洁。

  再等第二日到了府衙,得到赵无畏私下里的回禀,说是那姐妹二人,果然仍是完璧之身,尚未被贾珍、贾蓉父子染指过。

  孙绍宗这才又与柳湘莲约定好了,隔日响午一起去尤家相看——既是相看那尤三姐,也是相看那尤二姐。

  左右阮蓉哪里也不怎么在乎,若那尤三姐当真是个做妾的好坯子,少不得便顺势收拢了,也算是救她脱离苦海了。...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