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413章 政为媒

  且不提洪保长在乞丐堆儿里,如何享受权利带来的快感。

  却说眼见快到散衙的时候,孙绍宗也终于得到了最新的质询笔录。

  不出所料,田家和许氏果然早就存在利益冲突。

  这田彪和大哥田虎二人,分别在宋长庚的茶叶铺子里担任掌柜和账房,近几年当中,账目上颇有些不清不楚,因此许氏一直想安插自己的人手进去,却都被田家借宋长庚的名义推拒掉了。

  然而一旦许氏带着铺子改嫁,再打宋长庚的旗号可就不灵了,届时田家兄弟二人,肯定会被积怨已久的许氏扫地出门。

  当然,这只能证明他们有作案的动机。

  至于究竟是不是田家为了扭转局面,找了个酷似宋长庚的人冒名顶替,就要看仇云飞接下来的调查结果了。

  将那质询笔录,与原本的案宗归拢在一处,眼瞧着外面也已是夕阳斜斜,孙绍宗起身给墙角的鹦鹉添了些水,便准备招呼孙承业一起回家。

  谁知到了外间,竟发现一身官袍的贾政,正捧着茶杯端坐在客座儿上首!

  “世叔?”

  孙绍宗微微一愣,忙上前行了一礼,又埋怨孙承业道:“贾世叔什么时候到的,你怎么也不通禀一声?我好出去迎上一迎!”

  孙承业还未开口,贾政却先笑着摆手道:“莫要错怪了他,是我怕耽搁了你的公务,所以才让他不要进去禀报的。”

  孙绍宗本来也就是做个姿态,听贾政这般说,便直接揭过了这茬,好奇道:“世叔今儿怎么有空,到我这刑名司中做客?莫不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小侄去做?”

  “这个么……”

  贾政略一踌躇,孙绍宗顿时晓得,他大约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忙吩咐孙承业先行回府,又反锁了房门,这才回到贾政面前,躬身道:“世叔有什么吩咐,尽管道来便是。”

  “其实也不是什么正经事儿。”

  贾政见他郑重其事的模样,先苦笑了两声,又叹了口气道:“那天的情形你也瞧见了,我不过是想教训教训那逆子,却险些惹来一场大乱。”

  “自那之后我一连病了几日,倒真是想通了,左右这逆子我教不好、也管不得,不如干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世叔的意思是……”

  “我准备谋个差事,去外面躲两年清净。”

  感情是这事儿,亏孙绍宗方才还提心吊胆的,怕他是来给哪个重犯说项的呢——不过寻求外放的事情,合该去求宫里的贤德妃,却怎么找到自己头上了?

  正疑惑间,却听贾政又道:“虽说是定下了主意,要去外面躲两年清净,可我这心里到底还是放心不下那逆子,所以也只好厚着脸皮上门,求贤侄在我离京之后,千万多看顾他一些,莫让他再与那些狐朋狗友,惹出什么祸事来。”

  这还是找错人了,要想管住贾宝玉,合该去求林妹妹出面才对——孙绍宗虽说是有些威望,可毕竟是个外人,也不好成天对贾宝玉耳提面授的。

  不过贾政既然专程上门说起这事儿,孙绍宗倒也不好推托什么,只好勉为其难道:“世叔放心,即便您今天不找上门来,小侄也一定会尽力而为。”

  “这就好、这就好!”

  贾政瞧孙绍宗这等做派,真是越看越可心,一边想着长子贾珠若是还活着,说不定也是这般精明强干,一边又忍不住探问道:“贤侄,我听说你与文龙薛蟠字文龙交情不错,不知可曾见过我那外侄女?”

  外侄女?

  不就是薛宝钗么?

  这好端端的,怎么又提起她来了?

  却听贾赦继续道:“这丫头脾气模样都是极好的,尤其天生便带了一身的贵气,原本倒还罢了,如今文龙袭了爵位得了官职,又有老丈人王尚书看顾,与贤侄也算是门当户对……”

  感情他竟是要撮合自己与薛宝钗!

  这姨父给侄女做媒,倒也算是合乎情理规矩,可他到底有没想过,薛宝钗为何有家不回,整日里寄居在荣国府里?

  “那什么……”

  孙绍宗有些尴尬的打断了贾政,讪笑道:“世叔,您来之前,可曾问过薛家妹妹的心思,或者同薛家伯母提起过此事?”

  “这倒没有。”

  贾政坦然道:“我也是忽然起了心思,不过你这般人才出众,又素与文龙相善,想来薛家也不会拒绝这么亲事才对。”

  呵呵~

  要是没有贾宝玉在,这婚事儿说不定还真有些眉目,可王夫人眼下明显是拿薛宝钗当儿媳妇养——虽说孙绍宗也不知林妹妹和薛姐姐,究竟谁能笑到最后,但这潭浑水他可没想过要掺和进去。

  尤其贾政还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万一自己答应下来,回头却被薛家给拒绝了,岂不是尴尬的紧?

  可贾政也是一番好意,倒不便直接拒绝,于是孙绍宗只好采取了拖延大法,赔笑道:“世叔,这婚姻大事,怕还要禀明我家大哥再做定夺——再说婶婶对薛家妹妹爱若珍宝一般,您也该先问一问她的意思才是。”

  贾政到底不是个蠢材,听了后面那话,顿时若有所悟的皱紧了眉头,嘴里嘟嘟囔囔的,貌似嚼着个林字。

  半晌,他才起身歉意道:“是我冒昧了,那等我回去仔细探问一番,再寻令兄说起此事不迟。”

  咦?

  听他这话,倒像是还没有放弃说媒的意思!

  于是恭恭敬敬,将贾政送出了府门,孙绍宗心下便犯起了嘀咕。

  万一贾政真能说服王夫人和薛姨妈,要将薛宝钗嫁给自己,自己是该答应呢?还是该拒绝呢?

  话说那薛宝钗论颜色、论身段、论气质,都在尤二姐之上,偏也是一般的柔弱无骨,却不知到了床上……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孙绍宗便一路信马由缰回到府里。

  刚甩蹬下马,赵仲基就巴巴迎了上来,略有些紧张的道:“二爷,大爷也不知为什么恼了,如今正在书房里候着,说让您回来之后,立刻过去见他。”

  便宜大哥恼了?

  自从贾迎春有了身孕之后,他不是喜的连下巴都笑脱臼了么,整日里吵吵着,恨不能立刻就大排宴宴昭告天下,宣布自己也是有儿子的人了。

  这怎么突然就又恼了?

  左右便宜大哥跟谁生气,也不会迁怒到自己身上,故而孙绍宗毫不犹豫的到了书房,推门迈步就走了进去。

  “大……”

  谁知一声大哥还没喊完,他就愣怔在了当场。

  却原来那书房之中,一个高大丰壮的女子,正赤条条白花花的跪在地上,背后绑着好几根荆条,却不是大丫鬟司棋,还能是谁?...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