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452章 三个和尚没水喝

  这当真是奇哉怪也,好端端晾在院子里的衣裳,愣是不翼而飞了。

  直到孙绍宗告辞离开的时候,宝玉仍在摩拳擦掌,宣称不把那贼人查出来誓不罢休。

  其实要让孙绍宗亲自调查,估计分分钟就能破案——可丢的不过是区区几件衣裳罢了,又八成是荣国府的家贼所为,孙绍宗自然懒得为此大动干戈。

  却说离开荣国府的时候,天边就已是乌云滚滚、闷雷阵阵,走出没两条街,更是下起了瓢泼大雨。

  原本孙绍宗还琢磨着,去孙承业、于谦置办的宅院转一转,好提前准备两份合适的乔迁之礼——可既然天不作美,也只得放弃原定计划,径自回到了家中。

  在大门洞里下了马车,又一路沿着回廊向后宅行去,谁知走到半截,就见十几个府里的下人,正冒着雨在泥地里大呼小叫的闹腾着。

  孙绍宗心下纳闷,便在回廊里站住了脚步,正待细看个分明,就见其中一个披着蓑衣的下人,快步迎了上来,到回廊里把斗笠一挑,露出张干净利落的鹅蛋脸来,赫然正是刚刚分派到迎春身边的鸳鸯。

  “二爷。”

  就听她脆声禀报道:“因去年重阳的时候,咱们府里没赏成菊花,所以大爷特地交代今年要提前置办下,谁知昨儿刚栽了一批,今儿就下了这么大的雨,眼下也只好先挖出来,暂时堆在回廊凉亭里,等明儿再重新栽种了。”

  这鸳鸯倒蛮有主人公意识的,不像晴雯在孙绍宗那里,基本就拿自己当个临时租客。

  “其实些许花草,也值不了多少银子。”

  孙绍宗随**代道:“倒是这么些人在雨里忙活半天,可千万别染上风寒。”

  “二爷放心。”

  鸳鸯忙道:“我早让司棋带着两个婆子,熬了一大锅驱寒的姜汤,又备下了毛巾热水和干净的衣裳,保证出不了差池。”

  到底是贾母身边儿得用的人,想的周道也还罢了,能稳稳压住司棋却是个意外之喜。

  眼见她处置的井井有条,孙绍宗也就没再过问,径自去了尤二姐房里,胡天胡帝的厮混了半日,晚上又在阮蓉那里洗漱用膳,互诉了半夜的衷肠。

  第二日一早。

  四蹄裹了稻草粗布的驽马,踏着一地泥泞,载着孙绍宗、孙承业叔侄出了孙府的侧门。

  孙绍宗先把明天贾宝玉,会带着贾兰登门延聘于谦为师的事情说了,却见孙承业有些精神不济的样子,不由奇道:“你这是怎得了?莫非这半个月里,遇到了什么难题?可我不是托人交代过,但凡遇到拿不定主意的事情,就先暂时搁置起来么?”

  孙承业摇头道:“倒不是小侄这里出了什么问题,实是那卫通判遇见了一桩疑难悬案,近些日子常带着林大人奔波在外,因此这府里的大事小情,小侄少不得就要多担待些。”

  说着,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卫若兰遇到了难解的悬案?

  一听这话,孙绍宗倒真起了兴致,卫若兰本身虽不是什么查案的高手,但他身边的祁师爷,却是在刑部打熬多年的老手,能难住他的案子肯定非同寻常。

  有心向孙承业探问几句,可见他一副操劳过度的模样,倒不好搅了他眼下难得的闲暇。

  话说……

  一个师爷也的确是人手单薄了些,看来有必要催促一下柳湘莲,让他早点把尤三姐娶过门,好到刑名司里报道。

  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就听孙承业主动道:“其实这案子最初还是大人您经手的,只是转眼的功夫,就出了‘太子遇刺’一案,这才转由林大人负责……”

  “林德禄负责?”

  孙绍宗听到这里不由诧异起来,因那林德禄在刑名司里,向来是负责后勤工作的,即便跟着出现场,也只是在一旁打打下手,从来没有单独查办过案子。

  这怎么突然就让他挑起了大梁,还把卫若兰给盖过去了?

  等等!

  一开始是自己负责侦办的……

  “莫不是日食那日,法元寺戒贤和尚身死一案?”

  如果是这案子的话,越过卫若兰,直接交由林德禄侦办,也就说得过去了,毕竟在这件案子里,卫若兰也算是嫌疑人之一。

  “正是此案。”

  孙承业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却又摇头道:“不过眼下遇害的,可不仅仅是戒贤一人了——自那之后,身为嫌疑人的戒持、戒明二人,也相继死于非命!”

  却原来孙绍宗去了太子府之后,戒贤一案就临时交到了林德禄手上。

  然而孙绍宗一时半刻都难以破解的案子,林德禄又怎么可能查得出真相?

  于是不清不楚的拖延了几日,完全没有半点进展可言,再搭上法元寺不断的施加压力,林德禄与卫若兰商量了一番,只好先放那几个和尚回庙里,等查出什么线索之后,再传他们到衙门问案。

  谁成想这几个和尚回去没多久,用木盆砸中稳婆的戒持,就在自家禅房里莫名奇妙的被人掐死了。

  因这次是死在法元寺里,基本排除了卫若兰的嫌疑,所以接到报案之后,就改由卫若兰主导调查。

  而这一查又是五六日光景,可还不等查明白戒持的死因,同为嫌疑人的戒明和尚,又被铁钎活活钉死在了法元寺的山门外。

  这下连方丈了痴禅师也坐不住了,亲自到府衙与贾雨村恳谈了一场,督促顺天府尽快破案,免得寺内人心惶惶。

  这了痴禅师可是常年出入太上皇寝宫的主儿,据说就连皇后娘娘也对其礼敬三分,贾雨村如今正是‘天天想上’的关键时刻,哪敢得罪这了痴禅师?

  然而卫若兰身后的北静王,他也一样得罪不起。

  因此一面承诺要尽快破案,一面又不好过于催促,这两日直愁的他没着没落,连头发都掉了好些,若是长此以往,说不定府尹还没当上,就先成了‘和尚’。

  “以我看,叔父今日到了府衙之后,贾府丞必会将此案交托给叔父侦办,是要推托还是要应下,请叔父早作准备。”

  啧~

  孙承业到底是历练的少,似这等消息,合该早些告诉自己才对。

  若早知道府衙是这等现状,孙绍宗肯定只请一两天假,然后继续躲在太子府中,等瞧够了贾雨村和卫若兰的洋相,再出来收拾残局。

  不过眼下嘛……

  荣国府都去过了,不去府衙走一遭,岂不是显得太刻意了?

  也罢~

  左右在太子府里,除了吹牛扯淡……呃,这里用扯皮或许更合适些。

  总之是在太子府闲的发慌,如今正好去破一破这悬案,改换一下心情。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