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635章 夜袭的王妃

  果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四仰八叉的倚在车厢里,孙绍宗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心下无声的感慨着。

  然而柳湘莲的难处,还有他帮衬着解决;他自己的难处,却只能靠自己去扛。

  张安这案子,表面上就如同仇云飞说的一样,纯属是张安死要面子活受罪,孙绍宗帮不帮都是情分。

  可人情世故压根就不是这么论的!

  张安是孙绍宗的亲卫,在整个南征队伍当中,论亲厚也是能排进前五名的。

  而军中‘护短’的风气自古有之,这要是眼睁睁看着他人头落地,等南征的众将返回京城,还不定要怎么寻思这事儿呢。

  毕竟张安并非是酒后无德,而是为了报辱妻之仇。

  这千余人大多都同他一样,抛家舍业一走就是两年,谁听说这等糟心事儿,不感同身受、心有戚戚?

  要知道,这些人回京之后,至少也有十分之一要积功晋升,而且还是遍布京中四营的升迁。

  眼下看来,这影响力未必有多大,但从长远考究,却足以奠定孙家在京营中的基本盘——而且向心力远超孙绍祖那些旧部,更不用说孙绍宗在津门府布置的闲棋了。

  这等尸山血海里拉扯出来的铁杆,孙绍宗焉能让它就此离心离德?

  所以张安这案子,无论如何也要想法子周旋、周旋!

  哪怕最后保不住他,也至少要做出个姿态来。

  当然,孙绍宗打心眼里,也不想看他就此丢了性命。

  而眼下最紧迫的,就是先保住张安的性命,只要他不死,相信以孙绍宗的能力,迟早能查出张彪背后的秘密。

  然后,就轮到张安‘大义灭亲’了。

  至于怎么做到这一点,孙绍宗也已经考量了。

  等到十月初一走马上任,他就去找大理寺右少卿李文善分说。

  这李文善在大理寺专管量刑宽严——只要认为地方官判决过轻或者过重,他便有权行文驳斥、甚至发回重审。

  只要李文善肯出面,以张安有功在身为名,要求大兴县从轻量刑,即便王谦不服,向刑部申请复核,也至少能拖上一两个月。

  根据于谦摸查的情况,这李文善素来是个好好先生,因此这事儿应该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若是李文善实在不肯帮忙,孙绍宗怕是也只能主动上奏朝廷,请皇帝和阁老们仲裁了。

  不过这样一来,多少总会引起些非议,譬如‘居功自傲、罔顾伦常’之类的。

  唉~

  届时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越是往高了爬,需要顾忌的瓶瓶罐罐也就越多,哪还有事事周全的道理?

  “吁~!!!”

  正感慨之际,忽听外面张成一声暴喝,紧接着马车骤停,连那褥子都往外出溜儿了半米。

  “怎么回事?”

  孙绍宗急忙翻身坐起,撩开门帘向外观望——谁知这门帘刚挑到一半,就听的头顶咄~的一声闷响!

  抬头望去,却见一只羽箭插在棚顶,兀自乱颤不已。

  遇到刺客了?!

  这是孙绍宗头一个想法,不过很快他便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前面十余人雁翅排开,接着雪地的反光,却赫然都是些身高体健的女子!

  居中一名艳若桃李的女子,端坐在白马背上,身披大氅、手握强弓,两条紧致结实的长腿套在马裤之中,却不是北静王妃卫氏还能是谁?

  特娘的!

  这疯婆娘又搞什么鬼?!

  头一回见面,她就虚拉弓弦威胁自己,后来两回也都是语带威胁,现在可好,竟当街一箭射了过来!

  虽说是射在了车棚上,可万一再矮上些许……

  孙绍宗越想越恼,猛地挑帘子下了马车。

  “你给我听仔细……”

  那卫氏见孙绍宗露面,立刻冷着脸娇叱起来。

  然而她说到半截,却发现孙绍宗下了马车之后,片刻都没有停留,便巨熊似的扑了过来!

  哪满脸的杀气与狰狞且不说,眉心处竟还张开了一只血目!

  即便北静王妃再是不让须眉,想起这只血目背后的传言,也不禁骤然失色。

  她慌忙拨转马头,想要闪身避开孙绍宗的奔袭,却哪里还来得及?

  就只见孙绍宗在丈许远的地方,便擎起一只砂锅大的拳头,直照着卫氏的面孔捣了上来!

  这一拳烈烈带风,莫说是砸个正着,便是被刮蹭一下,卫氏怕也要当场香消玉殒!

  这要是一般女子,怕是早唬的魂飞胆战,只有闭目等死的份了。

  但卫氏到底是刚烈过人,眼见避无可避之下,干脆银牙一咬,反手将掌中硬弓迎向了孙绍宗面门,打算与他拼个两败俱伤!

  可孙绍宗早认出了她的身份,又怎会真个把堂堂王妃毙于掌下?

  因此这一拳看似虎虎生风,实则却是虚晃一枪,眼见这女人不闪不避,只把一张硬弓兜头砸过来。

  他立刻侧身闪避,顺势把肩膀顶在了那匹白马上。

  虽是中途变招,并没能使上全力,却撞得那白马哀鸣数声,踉跄着横移了几步,噗通一声倒在了雪地里。

  再看那北静王妃,却早被孙绍宗趁机从马上扯了下来,毫不怜香惜玉的摁进了雪里!

  顺势一脚踩住王妃的脊背,孙绍宗大着舌头喝骂道:“大……大胆贼人,竟敢当街行刺操……操廷命官!如今贼……贼首已被本官生擒,尔等……还……还不……呕~!”

  虽说是北静王妃先挑衅的,可人家毕竟是王亲贵戚,这般加倍报复羞辱,少不得也要吃些挂落。

  因而孙绍宗才故意装疯卖傻。

  原本想要吐她一身,让她恶心上十天半个月来着,无奈酒量和肠胃都太好了些,愣是干呕不出东西来。

  没奈何,孙绍宗只好悄悄往卫氏后颈吐了些口水。

  那卫氏只觉后颈黏黏腻腻的,只以为孙绍宗当真呕在了自己身上,当下直恶心的寒毛倒竖,拼了命的挣扎喝骂。

  四下里的女子见状,也都慌忙呵斥着,让孙绍宗快快放开‘王妃’。

  “王……王妃?”

  孙绍宗故作狐疑的问道:“哪家王妃,会在半路截杀朝廷命官?”

  那些女子见似乎有门,便一叠声的把北静王妃的身份背景报了出来——什么太后孙媳、皇帝儿媳的,总之是可劲儿的唬人。

  孙绍宗听完之后,果然是面色大变,回头喝骂道:“张成,你怎么把马车赶到王府来了?还不快快调头!”

  等到张成调转车头,他这才放开了卫氏,蹬蹬蹬倒退几步,顺势把那硬弓踢到了雪堆里。

  “下官多……多吃了几杯,竟擅闯王府惊动了娘娘,实在是罪……罪过、罪过!”

  说着,他几步跳上马车,催促道:“快走、快走,回咱们自家去!”

  “这该的狗贼!”

  北静王妃羞怒欲狂的爬将起来,想要射死孙绍宗,却一时找不着弓箭;想要上马追杀,那坐骑偏偏倒地不起。

  眼瞧着那马车狂奔而去,她也只能愤恨的一跺脚,喝骂道:“都傻愣着做什么?还不速速随我回府更衣!”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