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659章 忙碌的清晨

  却说邢岫烟初时气急,一怒之下拔了满头珠翠,打算回后院交还贾迎春。

  只是走出几步远,她脑中便又恢复了些清明理智——心道此时若把首饰送回去,二姐姐便是再‘豁达’,也免不得要探问个究竟。

  罢了!

  还是等晚上洗漱时,再找个由头还给二姐姐吧。

  拿定了主意,邢岫烟正待重新上路,却忽听前面拐角处,传出两个男子的对话声。

  “赵管家,您老喊小的过来,不知是有什么吩咐。”

  这一口官话虽然说的还算流利,却难免带出些外地口音,这般腔调的男子,阖府上下也只有那赵楠一人。

  而他口中的赵管家,自是赵仲基无疑。

  赵仲基面无表情,将一套锦缎长衫推到了赵楠怀里,口中道:“今一早才得了消息,去成衣店怕也晚了,这衣裳是我重阳时新做的,你且先凑合穿用。”

  “这……这如何使得?”

  赵楠顿时慌了神儿,连连推拒着,却还是被赵仲基硬塞在手中。

  这还不算完,赵仲基又从袖筒里抖出个荷包,往那长衫上一丢:“这里面是十五两银子,和西跨院客房的钥匙。”

  “小人……小人实在是……实在是……”

  赵楠愈发诚惶诚恐,腰板都似被那银子压弯了,只是低垂着的眼睑里,一对眸子却是滴溜溜乱转。

  “行了。”

  这是赵仲基脸上终于带了些情绪,不耐烦的挥了挥袖子,呵斥道:“少给老子使这哩哽愣的,先前也就罢了,如今二爷要抬举你,还摆这副嘴脸给谁看?是想给二爷上眼药呢,还是当我老赵耳聋眼瞎,问不出你在湖广所作所为?!”

  赵楠感激涕零的模样为之一僵,那五官扭曲变幻着,好半天才强笑道:“老话说‘人离乡贱’,小人我初来这天子脚下,更是不敢肆意妄为,倒不是刻意要蒙骗您老。”

  旁人说这四个字,赵仲基或许还不觉的如何,可想想赵楠在五溪的所做作为,却实在觉得那个‘乡’字有些碍眼。

  不过他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嗤鼻一笑,又交代赵楠:孙柳两家是过命的交情,万不能在柳公子面前丢了二爷的颜面。

  便倒负着双手扬长而去。

  那赵楠捧着衣裳、银子,又在原地愣怔了半晌,这才自嘲的一笑,嘟囔道:“也是,如今我哪还有什么家乡可言?”

  说着,转头回了下院更衣。

  等他走的远了,邢岫烟才从廊柱后转了出来,想想方才那句‘人离乡贱’,不由也是一声喟然长叹。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不提邢岫烟回到后院,如何五味杂陈的,重新插起那满头珠翠。

  却说孙绍宗离了正院,原本是想回自家享用早餐,谁知半路却被门房王进拦下,说是仇云飞等人,皆都赶了过来,如今正在前厅候着。

  孙绍宗一听这话,忙让人在前厅摆下便饭,同仇云飞几个边吃边谈。

  众人赶在这个点儿过来,自是想通禀一下最新的进展:

  首先是两个宅子掘地三尺后,靠近后门的地方,都有一块三尺方圆的土地,似乎近来曾被挖掘翻动过——虽然土层都已经被夯实了,中间却杂了些入秋后的枯草败叶。

  这基本证明了孙绍宗之前的推测:两座宅子并非是为杀人预备,而是曾有过其它的用途。

  不过继续向下挖掘了五尺多深,也未曾瞧见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而再往深里下挖,也早没了曾翻动过的痕迹……

  依照知事祁连海的推断,或许是有人在春夏时节埋下了什么东西,后来又在秋天挖了出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已经租用长达数月之久,却是在秋后才翻动过土地。

  对此,孙绍宗给予了相当程度的肯定,并认为这正是凶手选择这两座宅邸,布置杀人陷阱的主要原因。

  另外,其中一座凶宅的主人,已经成功联络到了,但对于租户的信息,却是一问三不知。

  而屋主保存的租赁契书上,也只有孤零零一个名字:王二。

  总的来说,这条线索能挖掘出的东西相当有限,不过即便如此,津门府那边儿也一样要派人过去接洽。

  等到祁连海、赵无畏二人禀报完毕,仇云飞这才说道:“我这边儿倒是有些眉目,可惜却遇到了些阻力,没能进一步查出什么。”

  却原来他昨天傍晚到了大兴县,将正要散衙的王谦堵了个正着。

  将魏守根以及王保长的事情说了,那王谦当下便慌了手脚,再顾不得什么清浊之分,任凭仇云飞连夜召集起官吏、差役,展开逐个排查。

  根据反复排查的结果,正午过后同魏守根有过私下往来的,拢共只有三人,其中最值得怀疑的,则是县衙典史杨汉才。

  “这杨汉才乃是大兴县刑名佐官,县中乞儿死走逃亡,虽是由魏守根勘验,但最终负责核对购销的,却是这杨汉才!”

  “况且根据时间顺序上推算,魏守根生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也正是这杨汉才!”

  “凭此两点,我原本是要拿下他好生审问的,怎奈却被王谦给拦住了。”

  “这却是为何?”

  听到这里,孙绍宗不由奇道:“他既然听凭你查到这里,再忽然跳出来阻拦,岂不平白惹人生疑?”

  “这倒也怪不得他。”

  仇云飞两只胖手左右一摊,无奈道:“那杨汉才的从兄,乃是刑部侍郎杨安邦,他若是不出来阻拦,才真叫奇哉怪也。”

  “杨侍郎的从弟?”

  孙绍宗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他与刑部左侍郎许良有些交情,同这右侍郎杨安邦,倒也并不陌生。

  此人曾历任浙江提刑按察使司佥事、江西按察副使、山东按察副使、山东按察使等职。

  约莫三年前,积功升任了刑部右侍郎。

  这杨侍郎为人刚直,自到任之日起,地方上被驳回重审的案子,就足足高了两成有余。

  且每次都能切中要害,让人无话可说。

  故而如今在刑部的威望,非但盖过了左侍郎许良,连刑部尚书都相形失色。

  这说起来,似乎同孙绍宗在顺天府的情况,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不过杨侍郎可没半点英雄惜英雄的心思,广德十一年秋察时,他对顺天府上报的勾决名单横挑竖选,非要找出些毛病来,杀一杀‘京城神断’的威风。

  结果足足耽搁了月余功夫,也没查出什么不妥之处,反倒是孙绍宗领了圣命,卸任出京讨贼去了。

  不过两人也因此结下了梁子。

  谁曾想一晃两年,孙绍宗回京查的第一个案子,就查到了杨安邦的从弟头上!

  “二哥!”

  仇云飞见孙绍宗沉吟不语,立刻拍着胸脯道:“当时我身边也没几个自己人,故而才没能拿下那杨汉才,今儿我多带些人马……”

  “不!”

  孙绍宗一抬手,阻住他的话头:“在找到决定性证据之前,你暂时先不要轻举妄动!”

  如果这案子,是孙绍宗亲自出面,倒不妨查的激进些。

  反正三法司之间,并无什么统属关系,而且左侍郎许良也与自己颇有些交情,即便那杨安邦愤而反击,一时也难以奈何孙绍宗。

  但仇云飞所在刑名司,却是受到府衙和刑部双重领导——原本还隔了一层河北提刑司,可去年因为上下政令不通,顺天府又重新受朝廷垂直领导,只是名义上属于河北统辖。

  仇云飞在府衙,本就于治中葛长存不睦,这再得罪了刑部炙手可热的杨侍郎……

  即便是有自己和他老子仇太尉当靠山,怕也要处处受掣肘了。

  稍一斟酌,孙绍宗又吩咐道:“你今儿回了府衙,试试看能不能把这案子,上报到大理寺来。”

  将案子呈报给大理寺,是府尹和治中才有的权利。

  贾雨村那老狐狸,肯定不会搀和这等事儿,因而只能通过治中葛长存进行操作。

  好在那厮最近正破罐子破摔,只要仇云飞费些心思,未必不能达成目的。

  “另外。”

  等仇云飞应下了,他又补充道:“不妨再查访一下,京中可有什么僧道方士,平素喜好豢养毒虫的。”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