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696章 觐见【中】

  【第一更,后面两更在半夜。

  另刚看到后台通知,本书已加入什么‘作家天团、星座酷跑大作战’,虽然没搞清楚到底是啥玩意儿,但还是请大家支持一下,多谢。】

  听皇帝终于问起了正事儿,孙绍宗忙躬身道“陛下,将士们远征在外,家中妻儿却被人肆意折辱,这等事情若是传扬开来,必然会挫伤军心士气。”

  “偏那张安糊涂,又已然在狱中自尽,即便朝廷安抚其家眷,怕也难免有人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因而……”

  说到这里,孙绍宗忍不住稍稍迟疑了一下,这才继续道“因而臣以为,不妨将其与另一桩案子并案处置。”

  “另一桩案子?什么案子?”

  “陛下,臣那日听闻张安吃了官司,便去张家探问究竟,却无意间在张彪家中发现许多蹊跷……”

  孙绍宗将当初在张彪家中,发现的种种异常,简短节要的说了一遍,又将暗中追查过程中,王保长、魏守根同日被人毒杀的事情娓娓道来。

  最后总结道“臣眼下虽还没有切实的证据,但从种种迹象来看,张彪与人合谋残害少年乞儿一事,应该不会有假!”

  说完之后,孙绍宗就支起耳朵,想要看皇帝对此如何应对。

  结果等了半晌,却只听到三个平淡无奇的字眼“说下去。”

  想要揣摩上意,果然没那么容易!

  从这方面考虑的话,或许太子顺利登基,对大臣们来说反倒是一桩好事——至少这货是个好揣度、好糊弄的主儿。

  心下虽然腹诽着,孙绍宗嘴上自然不敢怠慢分毫,忙继续道“以臣之见,不妨先将张吴氏受辱一事按下不表,全力追查张彪虐杀少年乞儿的案子。”

  “等到此案真相大白,即可对外宣称,张安是发现了张彪的所作所为,出于义愤才失手杀了张彪。”

  “事后张彪虽不曾后悔为民除害,但以侄杀叔毕竟是违逆人伦,为全忠孝,就在狱中自尽而死。”

  寥寥几句,就将张安杀叔一案的动机,从私仇转为了公愤,而张安不堪受辱而自尽的行为,也成了‘忠孝两全’之举。

  这样做,既能避免军中袍泽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也能顺势立下一个‘忠孝仁义’的表率,可说惠而不费一举两得。

  然而回应孙绍宗的,却是一句冷森森的反问“孙绍宗,你如今身居何职?”

  这明知故问的……

  孙绍宗心下咯噔一声,隐隐觉察出自己疏忽了些什么,可此时却也容不得多想,忙恭声道“蒙陛下隆恩,微臣刚刚出任大理寺左少卿一职。”

  砰~

  广德帝一把拍在御案上,勃然怒斥道“大理寺是什么所在?天下纲纪之总宪,朝廷法度之表率!朕让你到大理寺任职,是希望你能够正本清源,重现当日许泰在任时的盛景!”

  “似你这般工于权谋机变,即便对时局稍有裨益,却又把纲纪法度置于何地?!”

  此前孙绍宗几次觐见,广德帝都是和颜悦色的模样,如今冷不丁咆哮起来,直唬的孙绍宗后背一凉,忙屈膝跪伏于地。

  口中颤声道“微臣……微臣有负圣恩!”

  一边说着,一边借着袍袖的遮掩,反手往眼眶里乱扣。

  广德帝目视着匍匐在御案前的孙撒后总,依旧是声色俱厉“你辜负的不是朕,是这天下的百姓,是那‘青天神断’的名声!”

  “若旁人说出此番言论,朕虽未必赏识,却也不至于动怒——可这话从你、从一个大理寺少卿口中说出来,朕却是失望至极!”

  “陛下!”

  孙绍宗一个响头磕在地上,继而失态的仰起头来,泪流满面的羞愧道“臣糊涂昏聩,竟……竟不识陛下一片苦心,还请陛下重重降罪!”

  说着,又重新匍匐于地。

  然而他心下琢磨的却是自己这回的确是犯了忌讳,可皇帝这般雷霆震怒的,却似乎有些过头了。

  难道说……

  皇帝是因为自己查到了‘童男童女’的案子,所以情绪有些失控?

  而广德帝方才见他痛哭流涕的模样,却哪知道他是临时扣弄出来的?

  “唉。”

  自觉火候差不多了,就在那御案后叹了口气“你毕竟年轻识浅,一时糊涂也在所难免,幸喜你未曾私下行事,而是先禀报给了朕,不至于一错到底。”

  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又道“这次便先罚俸一月以儆效尤,若有再犯,朕定不轻饶!”

  “陛下!”

  孙绍宗‘动情’的呼喊了一声,以头抢地道“臣必然深以为戒,若有再犯,不用陛下惩处,臣也无颜苟活于世!”

  “你能有此觉悟,倒也不枉朕多费口舌。”

  广德帝口中说着,却是起身绕过御案,亲自将孙绍宗从地上扶了起来,动情道“朕要的是能臣干吏,却不是善于权谋机变的佞臣滑吏!”

  “陛下~~~!”

  孙绍宗趁着眼泪没干,正准备继续往那苦情戏里演。

  却不妨广德帝转头坐回了御案之上,正色道“大理寺左少卿孙绍宗接旨。”

  这不脱了裤子放屁么!

  既然是要宣旨,刚才扶起自己来干嘛?

  孙绍宗心下无语,却急忙规规矩矩的重新跪倒。

  就听广德帝肃然道“但凡大军征伐在外,歹人袭扰其眷属的事情便时有发生,为彻底杜绝此等丧心病狂之举,着令大理寺自即日起拟定相关律例——此事由你与右少卿李文善总揽,并交由内阁审议。”

  “微臣遵旨!”

  这差事对孙绍宗而言,倒也不怎么为难,反正有后世的条文可以参照,再加上李文善这个法律专家从旁协助……

  “另,魏守根、王保长被毒杀一案,转由大理寺侦办,限期一月,务必将涉及此案的恶贼一网打尽!”

  这……

  看来八成是忠顺王自作主张了!

  当然了,皇帝贼喊捉贼也不是没有可能。

  孙绍宗心下揣度着,口中仍是一句“微臣遵旨。”

  “起来说吧。”

  广德帝语气和缓了些,等到孙绍宗起身之后,又道“张安既然死在狱中,过错便足以抵偿,他在湖广立下的功劳,朕会加倍赏赐给他的妻儿。”

  “臣代张安的家小,叩谢陛下隆恩浩荡!”

  孙绍宗第四次翻身跪倒,这回倒是情愿了许多。

  等到他重新起身之后,广德帝忽又话锋一转,不咸不淡的问“听说勇毅伯前日,曾经去过大理寺?”

  不等孙绍宗搭话,广德帝又自说自话道“倒也怪不得他心焦,内阁的票拟批下去也有六七日了,不知你可曾查出什么端倪?”

  。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