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736章 应该还是日常

  邢岫烟之所以会一大早,就乘着孙家的马车赶过来,自然是因为贾迎春听说邢忠昨夜很是凶险,生怕担了责任,故而天不亮就派人去荣国府通禀。

  邢岫烟的母亲,听说丈夫喝的直吐胆汁,登时又气又恼,说什么也不肯过来瞧他。

  没奈何,就只能让邢岫烟抛头露面。

  好在两家也算亲戚,前几日也刚来过一回,倒不至于有什么关隘处。

  只是不曾想,这一路紧赶慢赶的,竟在角门前撞见了孙绍宗。

  方才挑开帘子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其实邢岫烟心下也是颇为尴尬。

  毕竟当初在孙府做客之后,她也曾萌生出些不该有的荒唐心思,此时骤然撞见正主,自是难免羞臊。

  不过她毕竟是个内慧早熟的,并不肯由着性子胡来,而是强自把那杂乱的心绪收敛了,下车主动向孙绍宗致谢。

  “家父无状,偏劳孙大人看顾了。”

  就见她不卑不亢的道了个万福,那莺哥绿的裙袄撑在雪地里,恰似冰雪中绽放出一朵水仙。

  虽妖娆不足,却胜在清新鲜嫩。

  孙绍宗心下暗赞一声,又琢磨着贾宝玉果然不愧是原书男主,这身边的嫩白菜一茬一茬的,都来不及割了。

  话说……

  这原著到底是爱情悲剧,还是种马收场?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孙绍宗也笑道:“邢家妹子不必多礼,昨儿主要是宝玉和大嫂忙里忙外的,我不过也就动了动嘴而已。”

  说着,又一拱手道:“我急着去衙门处置公务,实在抱歉的紧,怕是不能陪妹妹去东跨院客房了。”

  邢岫烟见他并不居功,便又弯腰行了一礼,然后才退避到了一旁。

  而她乘坐的马车,既是出自孙家,车夫又哪敢拦住二爷的去路?

  早扯着缰绳闪出老远。

  故而孙绍宗重新上车之后,那包着四蹄的挽马便踢踢踏踏的出了角门。

  一直到目送孙绍宗的马车远去了,邢岫烟这才回头向车夫请托道:“怕是要再偏劳尊驾一回,带我去家父所在的客房。”

  那车夫却不敢擅离职守,同邢岫烟告了声罪,先去马厩里和同伴打了招呼,这才引着邢岫烟往东跨院客房赶去。

  闲话少提。

  却说到了邢忠所在的小院,贾宝玉并不在隔壁房中,连带着他那些小厮,也都躲出去老远。

  在近前伺候的,只有鸳鸯派来的婆子。

  此时邢忠也已经清醒了大半,正阴沉着张老脸歪在塌上,跟一盅养胃益气的药膳较劲儿。

  眼见女儿自外面进来,他才终于露出些笑模样,把那药膳往床头一放,连连招手道:“乖女儿,爹就知道头一个过来看我的,指定是你没错!”

  “母亲也惦念着您呢,只是这等天气,我怕她不小心再跌上一跤,就抢着过来了。”

  邢岫烟说着,上前端起那药膳,拿汤勺舀了试试温度,一边往邢忠嘴边儿送,一边忍不住规劝道:“爹,不是女儿说您,您都这等岁数了,怎还不知道爱惜身子骨?”

  “哼!”

  邢忠冷哼一声,待要说些什么,却又突然闭上了嘴巴,直拿眼斜楞一旁的婆子。

  邢岫烟见状,先从袖囊里摸出十几个铜子儿,想了想,又换成半钱银子,不动声色的塞到那婆子手里,歉然道:“昨儿多亏了有嫂子支应着,这些钱虽少了些,却也是我的一片心意,万望嫂子莫要嫌弃。”

  “不能够、不能够!按理说,就这些钱,咱们也是不该收的。”

  那婆子笑盈盈的直摆手,满嘴的推让,却早把那赏钱收入囊中。

  随即她又道了声谢,这才识趣的退出了客房。

  砰~

  那婆子前脚刚出门,邢忠就一拳砸在了床沿上,愤声道:“这狗娘养的世道,一个个都掉钱眼里了!”

  “爹!您小声些!”

  邢岫烟被他唬了一跳,忙踮着脚去到门前往外窥探。

  等隔着门缝,瞧见那婆子已经到了门洞底下,正同人兴高采烈的掰扯什么,她心下这才松了一口气。

  转回头,忍不住就数落道:“爹,你昨儿是喝了多少?怎得这时候了,还满嘴的胡话!”

  “我哪里胡说了?”

  邢忠见女儿的举止,也知自己方才行事莽撞,可他又怎肯在女儿面前坦承己非?

  于是梗着脖子强辨道:“就说昨儿吧,说好了是你姑父请客,临了他竟然又推说,有个什么石呆子的生事,要晚些才能过去,结果到最后连人影都没见着。”

  说到这里,他越发的咬牙切齿,揪着床上的褥子恨声道:“那几个憨胚足足吃了十二两七钱银子,然后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独独把你爹我扔在了店里!”

  “若不是二房的宝公子恰巧路过,今儿你就该去酒楼赎我了!”

  虽说京城的物价不比别处,可十二两七钱银子,也足够庄户人家支用半年了。

  故而邢岫烟闻言,也禁不住腹诽自家姑父,只是她身为小辈儿,如今又正寄人篱下,到底不愿意背后说人长短。

  因此只是规劝道:“爹,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您往后少跟那些人来往,寻个正经的营……”

  “没错!”

  邢岫烟是想让爹爹,寻一门正经营生,谁知还不等说完,邢忠就回错了意,抢着道:“咱家是该寻个正经的依靠了!”

  正经的依靠?

  姑母那里都不大靠的主,却去哪里寻什么正经依靠?

  因此邢岫烟不赞成的摇头道:“爹,求人总归不如求己,咱们若能凭本事在这京城站稳脚跟,岂不好过处处仰赖别人?”

  可惜她这番话,邢忠却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倒满眼提溜乱转,也不知是在盘算什么。

  邢岫烟见状,也只能叹了口气,默不作声的舀了药膳喂给邢忠。

  “乖女儿,你说这药膳里都是什么东西?燕窝不像燕窝的,嚼着还有股怪味儿。”

  约莫是觉得气氛有些压抑,邢忠咯吱咯吱的咀嚼着,心不在焉的问了句。

  就听外面忽然有人笑道:“这是正经的金丝血燕,比起一般的燕窝可是要金贵十倍不止呢,也就是咱们老爷太太阔绰,等闲人家可舍不得拿来待客。”

  却原来是方才那婆子,端了盆温水去而复返。

  邢岫烟忙起身接在手里,又婉拒了那婆子留下来伺候洗漱的提议。

  好容易打发走那婆子,转回身却见邢忠正两眼放光的盯着那药膳,像是要把眼珠子挤进去,好沾一沾富贵似的。

  邢岫烟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重新端起药膳道:“既然是姐姐的一片心意,咱们可不好浪费了。”

  邢忠张嘴接住一勺,感觉似乎比方才美味了百倍不止,于是不等咀嚼完了,又忙张嘴示意女儿继续喂食。

  就这般三下五除二的,把那药膳吃了个干净,邢忠咋摸良久,忽然开口道:“乖女儿,我昨儿约莫是伤了脏腑,怕是要在这里将养几日才好起身。”

  “这如何使得?”

  邢岫烟闻言不禁愕然,急道:“昨儿是赶巧了,现如今您既然醒了酒,哪好继续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

  邢忠连连摆手:“你也留在这府上,伺候我几日便是。”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