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778章 寿宴之上【下】

  【两千字三更,改成三千字两更——两点前搞出来。】

  那顶肩舆缓缓向前挺进着,所到之处如劈波斩浪一般,挡在前面的舞姬纷纷躬身退避。

  而那孩子的身份,却比肩舆的速度还要快上十倍,如瘟疫一般扩散到了寿宴每一个角落。

  皇太孙!

  太子的‘儿子’!

  几乎是在眨眼间,酒席上推杯换盏的喧嚣,就被死一般的沉寂所取代了。

  甚至就连周遭舞乐声,都似乎被屏蔽在了广场之外。

  在场的文武勋贵之中,虽然难免会有几个滥竽充数的,可绝大多数都堪称是官场精英。

  之前看到居中并排的那三张桌椅时,不少人都察觉出皇帝有意抬举贾元春,甚至是有意废立储君的念头。

  而这转眼的功夫,被街谈巷议了整整两年,却从未在人前露面的皇太孙,又忽然大张旗鼓的出现在寿宴之上。

  若说这不是太子的反击,估计傻子都不会相信!

  于是一时间几百双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那小小的身影,里面蕴含着的情绪却又各不相同。

  其中想法最为特殊的,自然就要数孙绍宗了。

  让太孙在寿宴时登场,本就是他出的主意,而且方才通过太子妃的异常举动,也已然猜出太孙八成是要在舞台上登场。

  故而他心下自然并无多少惊骇之意,反而是盯着那太孙打量了几眼之后,悠然自得的感慨着:

  原来这虎头虎脑的娃儿,就是老子一手炮制出来的皇太孙啊!

  虽说那肩舆是缓缓向前,可这几十步路的距离,总也会有个尽头。

  眼见得已经到了皇帝近前,两个小太监小心翼翼的将之从肩头卸下,然后麻利的在那肩舆左右跪倒。

  紧接着,就见那小小的人儿,先转身趴在了肩舆上,继而扭动身形一点点的蹭了下来,等到双足踩实了,他却并不急着挺直身子,而是伸手在那肩舆里划拉着什么。

  半响,他终于挺直了腰板,手上却多了个拳头大小寿桃。

  那小小的人儿捧着寿桃,慢慢的调转了方向,先是迷茫的四下里打量了一番,继而认准了正前方的皇帝,一步步的凑了过去。

  皇帝也在观察他,面无表情的观察着他。

  而皇帝这目光里,约莫是没有多少慈爱存在的。

  故而那孩子离着御案,还有一定的距离,就怯生生的站住了脚,缩着肩膀昂起头,委屈的同皇帝对视着。

  时间似乎在这一瞬凝固了。

  数百人的寿宴上,乐声依旧悠扬,舞步也未曾停歇,但席间所有的客人,都如同泥胎木塑一般,没有发出半点的声息。

  所有的人目光,都在太上皇与皇太孙之见来回变换着,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历朝历代,夺嫡之事都是最为凶险的朝堂斗争,成王败寇就不说了,那无辜受到牵连的官员,可也是数不胜数!

  所以就算不想参与夺嫡的,也免不得希图能看出些端倪来,日后也好据此趋吉避凶,免去杀身之祸。

  似是过了许久,又似乎只是短短一瞬间。

  捧着寿桃的皇太孙,终于主动打破了僵持——他避开了皇帝的目光,开始不安的回头张望着,似乎是在期盼着什么。

  而他期盼的身影,果然也适时出现了。

  就见那舞台后面,又闪出一条端庄雍容的身影,不慌不忙的赶了上来。

  这人不用说,自然正是太子妃孙氏。

  但见她到了皇太孙身边,先自顾自屈膝跪倒口尊万岁,继而牵起皇太孙的小手,循循善诱的道:“世子,之前爹爹都教你什么来着?让皇爷爷也听听。”

  和煦的话语、雍容的仪态,让皇太孙的恐慌情绪大大减轻,于是他偏着小脑袋,在太子妃和广德帝之间来回扫量了几遍,忽然奶声奶气的道:“皇、爷爷、万寿。”

  话音刚落,他便一头扑进了太子妃怀中,扭捏的撒起娇来。

  虽说这短短一句话被分成了三段,而且还有些吐字不清,但对于一个还不到两周岁的孩子,却已经颇为难得了。

  这要是换在别家寿宴上,孙子如此恭贺也也,估计宾客们早都大声喊好,顺势拍出无数马屁了。

  然而……

  此时寿宴上却依旧是死一般的沉寂。

  人们依旧在等待着皇帝的态度,哪怕是始作俑者的孙绍宗,此时也不敢胡乱冒头。

  时光似乎再一次凝固了,而这一次因为太子妃的存在,气氛似乎比方才更加的凝重。

  除了皇帝本人,没有人能打破这第二次的僵持。

  然而皇帝看着那小小的身影,却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许久也不见有半点反应,更没有主动打破僵局的意思。

  凝重的气氛,渐渐向尴尬滑落。

  再这样继续僵持下去,皇太孙的初次登场,很可能会演变成一出荒诞的闹剧。

  “陛下这是怎得了?”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终于打破了沉默。

  随着这声音一同登场的,是个身着凤冠霞帔,被数名贵妇人簇拥在当中的中年女子。

  这中年女子不是旁人,正是曾与孙绍宗有过一面之缘的皇后赵氏。

  “臣弟见过皇嫂。”

  虽然这位赵皇后甫一登场,就向广德帝发出了疑问,但首先做出反应的却并不是皇帝,而是端坐在右首的忠顺王。

  他这一带头,对面另外两位亲王,也忙都起身见礼。

  其余的文武勋贵,自然也都随之起立,却又不够资格向赵皇后打招呼,只能默然躬身而已。

  而赵皇后向三位亲王屈身还礼之后,便上前将那孩子从太子妃手里接过,径自抱到了广德帝身边,笑盈盈的道:“陛下方才莫不是被这孩子的聪慧给惊到了,怎得这半天也不见回应?”

  皇帝仰头与她对视着,继而缓缓起身,又仔细打量了那孩子几眼,最后一字一句的道:“果然是聪慧的紧。”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一语双关。

  但皇后却笑的更开心了,眼角的鱼尾纹都紧紧皱在了一处,然后她又抱着孩子回头调侃道:“德妃,等他那小皇叔生出来,可不能让这做侄子的专美于前。”

  而随着她这一声调侃,孙绍宗忙瞪大了眼睛去瞧——说实话,他虽然出入景仁宫好几次,却还从来没见过这位德妃娘娘呢。

  论相貌,倒是同贾探春有几分相似。

  不过贾探春的眉宇间,总透着几分遮不住的倔强与刚强。

  而虽然是相似的五官,这贾元春瞧上去,却透着令人赏心悦目的柔美。

  至于身段么……

  被那宽大的吉服包裹着,能看得出来才有鬼呢。

  却说听到赵皇后的调侃,贾元春何须的一笑,微微俯身道:“臣妾愚钝,怕是比不得太子妃会调教孩子。”

  其实赵皇后这句调侃里,也预先埋了陷阱。

  但贾元春却并未上当,半点不提腹中胎儿如何,只自承比不上太子妃。

  这话至少在明面上,是绝对挑不出毛病的。

  故而赵皇后一笑,也不再针对她,反而抱着孩子转回头道:“陛下,臣妾倒没什么,可德妃妹妹却是双身子的,是不是先让她入席,也免得伤了身子?”

  广德帝此时才算是晃过神来,当下忙请赵皇后与贾元春入席,又吩咐太监另设了席面,款待跟随赵皇后过来的几位宗亲命妇。

  而这当口太子也带着太上皇的礼物赶了过来,于是一番折腾下来,方才的‘爷孙对峙’,似乎就此揭过。

  然而在场的文武百官,却没一个会当真以为,这事儿真就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于是当酒宴再起,那推杯换盏喜笑颜开之中,却总杂着一丝诡异的气氛。

  …………

  且不提酒宴如何。

  跟随着赵皇后赶来的宗亲贵妇之中,却有一人在不住的打量着席间的孙绍宗。

  这人不是别个,正是北静王妃卫氏。

  先前她怒闯大理寺公堂,却意外的撞见了牛爵爷碰壁而死的场面。

  当时云里雾里的,只觉得莫名其妙。

  后来回到家中,再三追问夏金桂,却被她推三阻四的敷衍了过去。

  又搭着那时卫若兰刚刚出狱,姐弟两个说不完的体己话,自然也就没再深究此事。

  不过她内心深处对孙绍宗的观感,却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些变化。

  而随着前两日,孙绍宗为救一名无辜稚子,不惜违抗朝廷旨意的消息传入耳中,这观感就又是一变。

  其实真要说起来,孙绍宗过往的英雄事迹也还有不少,其中许多,未必就逊色于这一次的表现。

  不过之前因为卫若兰的缘故,北静王妃心存芥蒂,难免带着偏见看待孙绍宗的所作所为。

  而此时么……

  那许多传闻在心间萦绕,却是让北静王妃,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个男人了。

  卑鄙无耻?

  正气凛然?

  徇私枉法?

  公正廉明?

  偷眼打量着席间的孙绍宗,卫滢心底却似乎映出了许多不一样的面孔。

  有和煦端正的、有狰狞凶恶的,有义正言辞的、有巧言令色的。

  其中自然也免不得,会浮现出一张面红耳赤、气喘如牛的面孔。

  呸~

  自己到底在想什么?!

  北静王妃在心底暗啐了自己一口,心虚的看了眼不远处的北静王水溶,然后又逼着自己在心里赌咒发誓:改日寻着机会,定要杀了这无耻禽兽,洗刷自己所受的侮辱!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