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839章 ‘天’师府【中】

  内府拨款、工部督造,选址又选在夫子庙左近,这天师府打从去年立项,到今年春天破土动工,就一直是非议不断。

  不过那时孙绍宗还在湖广平叛,等他得胜回朝的时候,这热度又早已经过去了,所以时至今日,他头一次才得闻此事。

  话说……

  孙绍宗皱眉道:“一个无头尸体,是如何摆出‘天’字型的?”

  就算他把自己代入进去,最多也就是个‘不’字而已。

  “这……”

  陈敬德闻言一愣,半晌才又讪讪道:“卑职也是听别人说的,还未曾亲眼得见。”

  得~

  估计在自己问出这个问题之前,他压根就没想到这一点。

  “行了。”

  孙绍宗无语的一甩袖子:“你回衙门告诉魏大人,就说本官直接去天师府查案了,若他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大可由你代为转告!”

  钦命差遣虽然推辞不得,可这并不代表,孙绍宗就必须规规矩矩的,去魏益那里领命行事。

  直接去案发现场,一来可以彰显出他相对独立的地位;二来就算魏益有什么不满,也可以拿案情重大,不敢稍事耽搁来搪塞。

  陈敬德听了孙绍宗的吩咐,不由得面色一苦,但眼下他已经抱定了孙绍宗的大腿,即便明知道在魏益面前肯定讨不了好,也只能硬着头皮领命行事。

  于是二人就此分道扬镳。

  一路无话。

  这天师府说是盖在夫子庙左近,但其实离着成贤街还有两三条马路。

  那围墙比夫子庙的矮了些,不过大门却是加倍的堂皇,配上此时手按腰刀,守在台阶上的四名衙役,瞧着可比大理寺威严庄重多了。

  “大人!”

  眼见孙绍宗从马车上下来,四个衙役忙都从台阶上下来拱手作揖——显然,这里早已经被大理寺临时接管了。

  当初在顺天府的时候,下面的衙役都习惯称呼官员为‘老爷’,只有身具一定职司功名的,才有资格口尊‘大人’。

  但在大理寺却似乎没有这等规矩,约莫这就是正经中央衙门,和地方官府的区别吧。

  孙绍宗唯一颔首,问道:“现在里面是谁在负责勘察?”

  为首的一个抢着答道:“是黄捕头,还有龙虎山的几位道长。”

  听说龙虎山的道士,也在里面勘察现场,孙绍宗不禁眉头一皱,却也并没有要苛责黄斌等人的意思。

  如今龙虎山的道士们圣眷正隆,这里又是他们的主场,一个无官无职的小小捕头,哪敢多说上半句不是?

  心头思量着,孙绍宗脚下却是片刻不停,径自穿门而过,就见正对着大门的,是一片宽阔的广场。

  而这广场正中又起了个双层的法台,第一层的栏杆上刻了二十八星宿,第二层没有栏杆,却在角落里竖着四圣兽的雕像。

  因见那法台正中,有几个衙役正围着一个大香炉品头论足,孙绍宗便也拾级而上,凑到近前观瞧。

  “大人?”

  “小的见过大人!”

  没理会众衙役的兵荒马乱,孙绍宗围着香炉转了半圈,就见香炉背面,一条淋淋漓漓的血线直通正殿,恰把地上用黑白石板拼出的太极图,割裂成了两半。

  孙绍宗顺势眺望了一下正殿,随即又把目光挪了回来,探头往香炉内部望去。

  一股腥臭顿时冲了满鼻子,却见那还未曾填上香灰的香炉底部,此时正积着一洼暗红色的血浆。

  孙绍宗不以为意,又把脑袋往里探了探,将这香炉内部边缘仔细端详了一遍,顺势捻起两根枯黄的头发。

  将那头发扣在手心里,孙绍宗又用指头捋着那香炉的顶部边缘,来回的摸索了大半圈,就又找到了一处劈砍的痕迹。

  这道劈砍的痕迹外侧较深、内侧较浅,形成了约莫十度左右的夹角。

  看来这里应该就是第一案发现场,凶手把受害人按在香炉边上,一刀剁掉了头颅,并刻意的收集了受害人喷出的血液。

  孙绍宗稍稍退了半步,用目光丈量了一下那香炉的高度,随即从衙役手里要过一柄单刀,接连摆出几个姿势挥砍,甚至还伏低身子,弯腰驼背的挥砍。

  好半晌,孙绍宗才停了下来,把那刀抛还回去,又低头往地上瞧去,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地上的脚步太乱了,而且有许多一看就是刚踩上去的。

  唉~

  这些衙役到底还没经过自己调教,保护现场的意识太差了!

  孙绍宗心下很是无奈,原本他还想通过脚印,进一步确认凶手的身高,以及到底是独自作案,还是团伙作案呢。

  暗自叹了口气,他看向旁边堆着笑,满眼好奇的衙役们,伸手指着香炉吩咐道:“里面有被反复搅动过的痕迹,你们想法子筛一筛,看里面可有什么证物。”

  说完,也不管他们是什么反应,径自循着那血线,一步步的下了法台。

  “大人!”

  这时黄斌也已经问询赶了过来,上前拱手一礼,又斜着身子试图介绍身后的三个道士。

  孙绍宗却是目不斜视的摆手示意,让他先不要开口,然后聚精会神的,观察着那逐渐稀疏的血线。

  这种痕迹……

  瞧着倒有些眼熟的样子。

  眼见到了正殿门口,地上的血迹就变的杂乱起来,孙绍宗仔细的端详了半晌,忽的抬头望去,就见一具无头尸首,正赤条条的钉在房檐下。

  原来是这么个‘天’字!

  看到这尸体的瞬间,孙绍宗才恍然大悟,那尸首被钉成了大字型【还留着一截脖子】,而那断头之处,又被人用血浆涂抹出一个横道,看上去正是一个‘天’字。

  孙绍宗端详半晌,忍不住摇头叹道:“这一具‘天尸’,摆在这上面倒也应景的很。”

  “你说什么?!”

  话音方落,就听身后一声厉喝。

  孙绍宗回头望去,就见个怒发冲冠的年青道人,正被两个年长的拼命拉扯着。

  孙绍宗目光一凝,明知故问的呵斥道:“你们是什么人,怎敢在此干扰本官查案?”

  旁边黄斌忙道:“大人,这几位是……”

  “我们是天师府的!”

  那年轻道人却抢先喝道:“我且问你,你方才那话是什么……”

  未等他把话完,孙绍宗忽然一个健步上前,揪着衣领将将他提将起来,赶苍蝇似的一扬手,就将他抛出丈许远。

  那年轻道士似乎是练过的,人在半空勉力扭转身形,竟成功的双脚着地,可惜她落地之后还是没能站稳,一个踉跄摔了个平沙落雁。

  猛地遭到这般羞辱,那年轻道士先是难以置信的愣怔住了,继而涨的满面通红,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从肩头拔出黄穗长剑,就要同孙绍宗拼个你死我活。

  仓啷~

  谁知刚往前冲了几步,斜下里忽然跳出个人来,横刀喝道:“谁敢对我家大人无力!”

  那年轻道士停住脚步定睛看去,却竟是方才对自己奴颜婢膝的小小捕头!

  也就这一耽搁的功夫,两个中年道士一左一右,死命抱住了他的胳膊。

  这个喊:“少天师息怒!”

  那个喊:“孙大人恕罪,我家少天师绝无冒犯之意!”

  却原来这黄口褥子,是当代天师的儿子,怪不得方才黄斌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不过黄斌到底是自己看重的人,关键时刻还是能摆正位置,明白谁才是自己的靠山。

  孙绍宗满意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淡然吩咐道:“本官奉钦命前来查案,若再有人胆敢阻挠,一律拿下严惩!”

  黄斌此时横眉立目,哪还有半分谀媚之态,听孙绍宗吩咐,立刻招呼左近的衙役都围了上来,虎视眈眈的与三个道士对峙着。

  两个年长的道士见状愈发尴尬,而那年轻的少天师恨的咬牙切齿,却终究还是没敢再口出不逊。

  而孙绍宗却只当他们不存在一样,自顾自的搬了梯子,爬到上面细瞧那尸首的状况。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