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841章 ‘天’师府【中三】

  【近来状态差的很,容我调整下,明天开始明天六千字走起——嗯,争取多坚持几天……】

  “正殿这边儿除去那几驾梯子,就没别的东西好偷了,夜里查的……查的也就松了些。”

  “大人,不是卑职想要推卸责任,实在是这差事难办啊,寒冬腊月的,晚上人手也不够,总共才三个人守夜,这偌大的……”

  “是是是,卑职明白、卑职明白!说正事儿、说正事!”

  “眼下正在修东西两侧的偏殿,正门这边儿是反锁着的,平时也没人进出,所以直到辰时过后,几个力巴过来搬梯子,才发现有具无头尸挂在上面。”

  “然后他们就把卑职叫了过来,卑职见出了人命大案,立刻让人通知了上官,然后又派人去顺天府报了案。”

  “顺天府拖拖拉拉的,赶到这边儿就快中午了,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始查,就又听说案子转给大理寺了,当下就……”

  “啊?木材?木材当然有!就堆在后院那边儿,都是上好的料子,所以晚上值夜的就在那附近歇脚。”

  “有没有被动过?这……这得问昨晚当值的。”

  ——户部营缮司主事冯应龙。

  …………

  “昨晚是小人当值来着。”

  “不不不,小人就是在户部挂了个名,算……算不得官身。”

  “昨儿……昨儿我们主要转了后院和东西两侧,因这边儿实在没什么好偷的,也就落【la】下了。”

  “大人明鉴,可不是小人独个儿这么干,别人当值时也……”

  “木料?应该没人动过吧?咱们巡夜的时候,屋里都留个人,按理说……”

  “什么都瞒不过大人,昨儿正是小人在后院留守。”

  “不不不,那院里还养了条狗,就算小人眼瞎耳聋,狗总不至于一点反应……”

  “诶?!好像是叫了几声,可我出来转了转,也没瞧见有人,再说没过多会儿,那两个值夜的就已经回来了。”

  “狗叫的时候?应该是三更……三更刚过去一两刻钟吧?小人实在记不真切了。”

  ——挂靠在工部名下的小工头林保田。

  …………

  “大老爷明鉴,咱们哪知道该巡那儿不该巡那儿?老爷们让去那儿,可不就去那儿么?”

  “昨晚也没听见什么不对劲儿,谁成想这就闹出人命了!”

  ——值夜更夫。

  …………

  “正殿这边儿,差不多是两个月前完工的。”

  “那几驾梯子,是上回宫里派人来验收的时候抬过来的,放这儿也有六七天了吧。”

  “前几天修的是偏殿,有几驾梯子就够用了,打今儿开始要修回廊,梯子是越多越好。”

  “这几天也没见有陌生人来过……”

  ——冯应龙。

  …………

  问完几个主要相关负责人的口供,又同衙役们录的其它口供做了对比,陈敬德也恰好带着魏益的交代,以及大理寺的两名仵作赶了过来。

  按规矩原是要送回大理寺进行勘验的。

  不过孙绍宗对于这两个仵作的业务水平,却实在不怎么放心。

  又搭着他们随身带了验尸的器具,孙绍宗便干脆命人就地取材,在后院工棚里搭了个简易的验尸台。

  孙绍宗就横坐在工棚门口,一边留心里面的解剖过程,一边同陈敬德、黄斌二人议论案情。

  整个过程之中,那少天师带着两个中年道士,一直是冷眼旁观。

  孙绍宗倒也没有刻意驱赶他们,摆明态度这种事,有之前那一番冲突就足够了,没必要非把人往死里得罪。

  当然,因为有这三个外人在,孙绍宗剖析案情时难免有所保留。

  “大人。”

  正自边边角角,汇总着现场的种种细节,工部派驻在此地的监工:正六品营缮司主事冯应龙,就巴巴的赶了过来。

  这冯应龙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正六品的官职虽算不得出挑,可能负责总揽这样的大工程,却也称得上是工部的实权人物。

  不过面对孙绍宗,他这点‘成绩’就显得不值一提了,尤其刚摊上一桩通了天的人命大案,前途也是难测的紧。

  故而他将态度摆的极低,离着还有两丈来远,那腰板就直往下垮,等到了孙绍宗面前时,弓的就像是脊梁骨上扣着口锅似的。

  双手高举过头顶,将一份新抄录的人名单,送到了孙绍宗面前:

  “大人,卑职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将上次宫里验收完之后,曾来上工过的所有人,全都誊录在上面了。”

  顿了顿,又进一步补充道:“其中请过假的,还有做了几日,后面不用来的,全都用朱笔圈注。”

  孙绍宗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将那名册接在手里扫量了一眼,发现上面约莫有七八十个名字,被朱砂笔圈注的,则约莫占了一成多。

  万幸啊!

  幸亏这案子是入冬后才发生的,主体修建任务都已经完成了,只剩下些边边角角的技术活儿。

  否则要是早上两个月的话,这名单的范围,起码要扩大五六倍不止!

  “大人。”

  正庆幸着,那冯应龙又小心翼翼请示道:“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卑职去做的吗?”

  孙绍宗摆了摆手:“冯主事,你我并无统属关系,这卑职二字就不必再提了。”

  “大人有所不知。”

  那冯应龙一听这话,忙赔笑道:“卑职原在贾国丈身边做事,时常听闻大人的丰功伟绩,故而早对大人景仰已久,这一声‘卑职’可说是心甘情愿、求之不得。”

  原来竟是贾政的旧部。

  这官场可真是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虽知道他是刻意攀关系,但既然有贾政的旧日情面,孙绍宗的态度也便和蔼了些,同他扯了几句闲篇,才将其打发走了。

  等冯应龙走后,孙绍宗低头打量了那名册半晌,又要了笔墨纸砚,在纸上写写画画。

  陈敬德和黄斌,自然不敢打搅他。

  可那少天师憋了这许久,却终于有些窝不住了,同身边两个中年道士交代了几句,忽的扬声道:“孙大人,你也问了这许久了,可曾查出……”

  不等他把话说完,孙绍宗忽的长身而起。

  因之前已经吃了亏,这少天师下意识的退了半步,手按长剑一脸的警惕。

  谁知孙绍宗看也没看他一眼,径自招呼黄斌道:“黄捕头,随本官进去看看验尸结果。”

  黄斌领命,同样是看都不看那少天师一眼,躬身跟着孙绍宗进到了工棚里面。

  “可恶!”

  少天师顿时大怒,差一丢丢就又要拔剑,却被两个早就准备多时的中年道人,一左一右的及时‘劝’住。

  那少天师虽息了动武的意思,却还是忍不住抱怨道:“前几日去忠顺王府,连忠顺王对我等都是客客气气的,他一个小小的少卿,有什么好嚣张的?!”

  两个中年道士陪着笑,却并不曾应他这话,反倒是其中一个请示道:“少天师,咱们要不要跟进去?毕竟宏元真人有交代,让怎们盯紧了官差的一举一动。”

  少天师闻言,皱着眉头望向工棚里面,半晌却又把英俊的面孔往旁边一撇,冷笑道:“要去你们去,小爷懒得看那姓孙的冷脸!”

  两个中年道士见他虽是一脸桀骜,细看却早失了血色,不觉都有些无语。

  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名道士便跟了进去。

  不过没多会儿功夫,那道士又面色苍白的退了出来。

  虽说平时做法事时,没少见过尸首,可这开膛破腹捋肠子的场景,却还是生平首见。

  那少天师见他狼狈的模样,翻着白眼嘟囔了句‘没用的东西’,心下却是庆幸无比。

  与此同时。

  眼见那道士跌跌撞撞的逃了出去,黄斌咧嘴一笑,哑着嗓子道:“大人,您让冯主事收集工匠们的名单,可是怀疑其中藏有内鬼?”

  孙绍宗回头撇了他一眼,顺势把手摊开:“方才画了什么,拿来我看。”

  黄斌忙把记录口供的小册子递了过去,却只见上面画了几个獐头鼠目的男子,在那正殿门前扛着梯子,对那无头尸首指手画脚。

  不过整幅画所用笔墨最多的,却不是活人、更不是尸首,而是被他们扛在肩头的梯子。

  果然是个聪明的!

  孙绍宗之所以会怀疑有内鬼,也是因为这几驾梯子。

  凶手早不早、晚不晚的,偏偏选在工匠们要用梯子的前一天作案,若说只是个巧合,恐怕难以解释清楚。

  “那你觉得。”

  孙绍宗把那手册抛还给他,进一步考校道:“在这七八十人里,咱们该从何处着手查起?”

  “当然是那些打下手的力巴!”

  黄斌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小人方才已经打听过,力巴和工匠之间并不怎么熟悉,而力巴们通常来说,对那些精细活儿几时能完成,接下来又要做什么,都是不甚了了。”

  “若那内奸藏在里面,必然要提前打探清楚,故而这些力巴们的嫌疑,是最容易排查出来的!”

  这黄斌即便在后世的刑警队伍里,也算得中上之姿了。

  而在几乎没有接受过多少专业训练的衙役里,更称上是拔尖人物!

  可惜他出身太低,又大字不识的几个,这辈子除非是立下军功,否则最多也就在八九品徘徊了。

  心下惋惜着,孙绍宗把方才写的东西交到黄斌手里:“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先带人分头查问那些力巴——这上面的几个问题,给我挨个问一遍。”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