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测试 > 历史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第894章 恶满盈劣子殒命

  说是要独自前往荣国府的客房,但这大晚上的,又是刚刚喝完了酒,这府上的奴才又怎敢让孙绍宗独行?

  刚刚步出荣禧堂所在的跨院,孙绍宗身边就多了个斜肩谄媚的小厮。

  孙绍宗也不是个矫情的,顺手把灯笼丢给了他,命其在前面掌灯引路。

  就这般信步由缰的走了一阵子,眼见离着客房不远,前面不远的林荫小道里,却突然窜出个淡青色的影子。

  掌灯的小厮吓了一跳,急忙举高灯笼去照时,那团淡青色的物事,却又骤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是什么东西?”

  那小厮吞了口唾沫,嘀咕着回头看了看孙绍宗,见孙绍宗脸上并无异色,似乎压根没有察觉到方才的异状。

  他略略迟疑了一下,觉得不该当着客人的面大惊小怪,便又装作没事儿人似的,继续头前带路。

  其实孙绍宗非但已经瞧见了,还隐约分辨出那团青影,其实是个穿裙子的年轻女子,而所谓的消失,也不过是躲进了灌木丛中。

  虽然对于这女子深更半夜、藏头露尾的行为有些好奇,但孙绍宗毕竟是客人,身边又跟着个荣国府的小厮,自然不好去主动深究这大宅门的阴私。

  于是就只好装作视而不见。

  经这小小的插曲,一行三人终于到了客房之中。

  那小厮原本还想伺候着孙绍宗洗漱,但有鉴于方才贾琏那番剖白,孙绍宗眼下正是敏感的时候,哪肯让男人近自己的身?

  当下只要了茶水,就把他打发了出去。

  没过多久,平儿果然派人送来了被褥,孙绍宗便反锁了院门,带着三分酒意和衣而眠。

  …………

  砰、砰砰砰、砰砰砰!

  睡梦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孙绍宗突然被一阵擂鼓似的砸门声惊醒。

  他撩开被子,几步到了窗前,就见外面依旧是满天星斗,显然离着天亮还有好一段时间。

  这深更半夜的,荣国府的人怎会跑来砸门?

  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差池,所以连夜派人过来送信儿……

  孙绍宗心下就是一个激灵,急忙从架子上扯了外衣,趿着靴子推门而出,人还在院子中央,便扬声问道:“是谁在外面?这大半夜的砸门,究竟是出什么事了?!”

  砸门声这才停了,随即就听外面有人惶急道:“孙大人!我……我们家三爷没了,政老爷请您过去瞧瞧!”

  原来是这府上出事了。

  孙绍宗心下稍安,不过转瞬间就又惊愕起来,这家里的‘三爷’,貌似指的就是贾宝玉的庶弟贾环吧?

  贾环死了?

  怎么死的?

  是急症……

  还是死于非命?!

  看贾政急着寻自己过去,恐怕后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那杀死贾环的凶手又是谁?

  贾宝玉?

  当初赵姨娘暗施毒手,差点害的贾宝玉死于非命,要说动机是足够了。

  但从性格、时机上来推断,贾宝玉应该不会主动对贾环痛下杀手。

  若说是误杀,或许还有可能……

  脑子转的飞快,孙绍宗手脚也没停着,拨开门闩也不追问,径自命那砸门的老仆前面带路。

  原以为不是去贾政的住处,就是去贾环那里,谁知这老仆却引着他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穿行约莫两百余步,就见前面一处竹林里光影重重,再离得近些,又听到有女子尖声哭嚎。

  能为贾环哭成这样的,自然也只有他的生母赵姨娘了。

  不过这竹林……

  孙绍宗脑海中忽地闪过一团青影貌似当时瞧见那女子时,就是在这竹林左近,考虑到她当时藏头露尾的行径,难道说,自己之前是与凶手擦肩而过了?

  “贤侄!”

  正琢磨着这种可能性,几个人影沿着竹林中央的小径,匆匆的迎了出来,打头之人的正是贾政。

  及到近前,他刚要张嘴说些什么,就听竹林里一声尖啸:“小畜生,我要你给环儿偿命!”

  紧接着又是人声鼎沸:

  “快、快拦住赵姨娘!”

  “二爷!二爷小心啊!”

  “你做什么!”

  “爱哥哥!”

  最后那句惊呼,分明是出自史湘云之口因为她在着急时,总会把二哥哥叫成‘爱哥哥’。

  既然连她都到了,想必林黛玉、薛宝钗、探春、惜春什么的,此时也都在竹林之中。

  却说听到这些动静,贾政的表情就是一僵,随即向孙绍宗苦笑道:“二郎,咱们……咱们进去再说吧。”

  也不知是宿醉未醒,还是刚刚受了打击的缘故,他转身时脚下一个趔趄,险些委顿倒地。

  孙绍宗忙上前掺了一把,小声道:“世叔还请节哀顺变,这一大家子人,可还都等着您做主呢。”

  贾政摇了摇头,却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挣开了孙绍宗的扶持,咬着牙、瞪着眼,一步步走进了竹林深处。

  约莫又走了三十几步远,就见壁垒分明的围了两伙人,一伙以跳脚哭骂的赵姨娘为首,一伙则是团团围在失魂落魄的贾宝玉周遭。

  双方的人数无法相提并论不说,比颜值,赵姨娘这边儿也输的一塌糊涂。

  “你给我闭嘴!”

  到了近前,眼见赵姨娘兀自不依不饶,在两个粗实丫鬟的夹持下,一面飞起绣鞋隔空乱踹,一面嘴里亲娘祖奶奶的骂个不停,贾政终于爆发了。

  他几步抢到近期,先是一声怒喝,然后抬手就要给赵姨娘一记耳光。

  可看她哭的肝肠寸断,再看看不远处地上躺着的尸首,贾政终究还是没能下的去手,转而宽慰道:“你放心吧,我已经请了孙家二郎过来,必然能查个水落……”

  “不!不能让他查!”

  谁知赵姨娘闻言,又嘶叫起来:“他和宝玉蛇鼠一窝,定是要偏袒他的!”

  啪~

  话音未落,贾政终于忍不住劈手一记耳光抽了上去,随即也不管赵姨娘什么反应,转回头向孙绍宗告罪道:“这蠢妇胡言乱语,还请二郎不要见怪。”

  “世叔不必如此。”

  孙绍宗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介意,顺势向袭人讨了盏灯笼,往当中的石板路上照去,就见贾环裹着件黑灿灿的貂皮大衣,正瞪大了眼睛仰躺在地上。

  而在他咽喉正中,一支明明晃晃的金步摇,正在夜风中轻轻摇曳着。

友情链接:每日头条新闻网  人人热点  朋友圈新网  自媒网-  瓦斯阅读  内蒙古新闻网  西藏新闻社  指尖广西  中国·黑龙江  每日青海